中国史和世界史中的蒙古草原

《乡村教师飞翔计划》

——中国史和世界史中的蒙古草原

时间:2011年7月31日(下午)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逸夫楼(一楼报告厅)

主讲人:姚大力

[讲座开始]

姚大力:我跟内蒙古有一点因缘,因为我自己学的是元史和北京民族史,我每年都要去好几次内蒙古,在内蒙古有很多朋友。有我的老师,像现在还健在的内蒙古大学的翟清树(音)教授。

今天我想讲的题目叫:中国史和世界史中的蒙古草原。内蒙古是构成蒙古草原的一部分,到底蒙古草原的历史在比他更大的一片地域里面,究竟我们怎么去定位它?

我想大概的把我的一些体会在这里跟各位交流一下。

一、蒙古高原与欧亚草原带。

如果我们把蒙古草原放在更大的地理背景里面,实际上它是一个东西连横非常远距离的草原带,叫作欧亚草原带最东端的部分。一般中国历史中间的“蒙古草原”经常围绕着南北的轴线,这个轴线我们可以把它叫在长城南北。我们比较熟悉的、经常讨论的都是长城南北的战争与和平,经济交流、文化交流、政治关系。长城以北的内蒙古草原怎么变成中国的一部分?对长城南北这根轴线我们是比较熟的。但是蒙古草原实际上是非常辽远的欧亚草原带的一部分,实际上还有一条轴线我们不太注意,我把它叫京山东西。京山就是阿尔泰山,如果我们沿着景山东西这根轴线看蒙古草原,它有另外的景象。蒙古草原要同时放在这两根轴线上面,这样它就会显得更加的立体。

所以我首先讲一讲蒙古草原与欧亚草原带。

[PPT图这张图就是那么一块,跨今天的蒙古国和今天中国的内蒙古。待会儿我们还要回到这张图上去,所以我们现在先把它换到下面的一张图。这个就是所谓“欧亚的草原带”,颜色很深的这一条实际上就是所谓的欧亚草原带。它由东到西,东边的这一带差不多就是呼伦贝尔。从这张图上,把它主要分为三块。蒙古草原、哈萨克斯坦草原再到南俄草原是很长的一个草原代。我们再看一张图,这张图把整个的分成几个代,这个是苔原带、这个是针叶林带,这两个中间就是草原带,这个就是从呼伦贝尔转过来。跟蒙古草原、跟哈萨克斯坦相连接的,这里它没有连接起来,包括阿尔泰山南坡的草原,天山北坡的草原,再往西基本上可以连接到哈萨克斯坦草原。因此蒙古人很容易从阿尔泰山南坡到伊犁河流域,就是天山的北坡,从天山的北坡继续往西就到了哈萨克斯坦草原,然后从哈萨克斯坦草原再过来就是南俄草原。]

蒙古草原我们不仅把它放在长城南北,我们放在京山东西这些的背景下去理解、去解读,那它就显得更加带有气魄。我今天想讲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当然,讲的蒙古草原并不完全是这样的草原地带。实际上蒙古草原的景观是很复杂的,并不是都是这样的一片草原。我们知道除了草原以外,如果讲内蒙古地区的话,它的景观大概有4种地理景观。

1.内蒙古草原。

2.沙漠。

这是在阿拉善的沙漠。

3.戈壁。

这个也是阿拉善的戈壁,内蒙古最大的戈壁是在阿拉善,基本上都是裸露的黑色的石头。

整个蒙古高原最大的戈壁滩是在哪里呢?整个蒙古高原最大的戈壁滩实际上把蒙古草原分隔成连片。内蒙古的草原跟蒙古国的草原,如果你是沿着东北走,从内蒙古、从呼伦贝尔这样上去,基本上游牧可以一直游牧到蒙古国的草原。但是如果你要从内蒙古直接走到蒙古国去,你就要越过这片戈壁。我们如果看记载的话,古代越过这个戈壁有一些很固定的特征。1.路线固定。有一个非常大的障碍就是要越过无水区,无水区短的地方可能三四天,长的地方可能要六七天、甚至更长。所以我们老看到进军漠北,要打到今天蒙古国境内的草原时候,军队在进入戈壁行进是比较慢的,然后到某一个时间,如果有比较详细的材料,有几次战役,他就会走的很块。这是为什么呢?就是进入无水区,一进入无水区就义无反顾,你再顾不了后面的了,不能等后面的。跨国这片无水区的距离有3-7天不等。那么为什么不都选3天的呢?如果军队很大的话,3天马上就可以到达有水的地方,但是那个水不一定能满足你那么大的军队饮水。而7天一旦到了对面,对面的水可以充分的供应大军。古代这条路就叫作渡漠的道路。古代渡漠的道路实际上是相当固定的,就看军队人数的多少。如果是人数比较少的,就可以选择路途比较短的无水区,如果是大军团、人数较多可能还得选择无水区比较长的那条路线,因为到达对面水供应要充分一点。就那么几条路。

这个在汉文的材料里面就叫作“漠”,或者也有人写成“幕”。这片漠把蒙古草原隔成两部分,南面的部分今天叫作内蒙古草原;北面的部分就是今天的蒙古国的草原。我不知道内蒙古居民怎么称呼对面的蒙古国人民和对面的国家,我就把它称作蒙古国、蒙古国的草原,我不把它叫作外蒙古。为什么呢?因为它不是外蒙古,这个世界上现在没有外蒙古。这个世界现在有内蒙古,因为我们中国还把这个自治区叫作内蒙古,可是没有外蒙古。如果你要讲外蒙古,只能讲清代的外蒙古。外蒙古现在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要尊重别人,我们不要在无行之中杀大国沙文主义的错误。我在欧洲、美国、北京开会,经常有蒙古国的学者来参加。每当中国学者很不在意的讲到“外蒙古”的时候,这个时候蒙古国的选手就要举手说:“对不起,我们不叫外蒙古,我们叫蒙古国。”是他们有道理,还是我们有道理呀?所以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要注意跟邻邦国家的关系,这个注意是要真的注意,而不是就简单的说:中国人热爱和平。你把人家叫“外蒙古”,你还热爱和平?

我们觉得人家不欢迎我们把它叫作外蒙古,事实上也没有外蒙古。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我们要注意的问题。我们经常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但是我们其实没有注意。这是我顺便讲的。

这一片漠就把蒙古草原分割成“内蒙古草原”和“蒙古国草原”,我们可以把它叫作漠南草原和漠北草原。漠北草原就是蒙古国的草原,这个没有问题,它是在漠的以北。内蒙古草原实际上就是漠南草原。

还有最终一种,有森林。

这是大兴安岭的山林,大概占了全部内蒙古森林面积的一半左右。内蒙古其它地区也还有森林。对这样一个草原带的历史,我们的了解不是很多。不是我们完全不了解,而是我们的了解不是很多。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们讲《蒙古史》就有蒙古西征,蒙古西征的时候越过了阿尔泰山。

[PPT图这就是第一次蒙古西征,蒙古的主力排出的偏师一直到了很远的地方,到了压缩洱海(音)。第二次西征,最西面差不多要到了今天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还没有到维也纳,差不多到了维也纳;南面到了压的利亚海。所以我们对京山的东西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因为有了这样两次西征,以及有第三次西征,这样就整个的把伊朗、阿富汗地区征服了,所以才有这样的蒙古版图的逐渐扩大。红色的是1206年的,也就是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时候的版图。实际上南方这一块,内蒙古草原差不多当时还不在成吉思汗。这里有一个部落还在守金朝的边界,所以这张图实际上不太准确,这里还应该切掉一块。为什么我在1227年要画一条线呢?1227年是成吉思汗死的那一年,在成吉思汗死的那一年蒙古人被他控制的版图大概是这样。到了1280年这个时候蒙古帝国已经瓦解成了好几个蒙古的国家,因为它包括的南俄,所以它的面积就变得特别大。]

对于京山东西这根轴线我们不是完全不知道,但是如果跟长城南北来比,相比较而言我们对京山东西这根线实际上知道的不太多。如果把蒙古草原放到欧亚草原带作为它的一部分去理解的时候,这个蒙古草原的故事就更加生动,它的故事就要生动或者说要丰富的多。这个就是我今天要讲的中国史和世界史两种视角下面的蒙古草原。

这是我想讲的第一部分,讲一讲蒙古草原跟它西面的欧亚草原带的关系。我们等一会还要回到这个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

二、游牧文化的起源:斯基泰人与“胡人”。

我们中国人经常把游牧文化看成是农业文化之前的文化,农业文化是从游牧文化发展而来的,在恩格斯那个书里面就是那样讲的。马克思大概差不多也是这样的看法,但是这个看法实际上当然是很不准确的。游牧文化不是比农业文化更落后的一种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游牧文化先要有农业文化才能够产生游牧的文化。为什么呢?为什么人类需要先定居,有定居的农业、人类才会有游牧呢?为什么呢?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你们想一想,我们有没有能力到草原上去用游牧的方式去放野马?放野山羊?是不是啊?你没有办法放的。那些主要的游牧牲畜,羊也好、牛也好、马也好,它首先需要驯化,没有驯化就没有办法不用圈养起来拿到草原放。那么怎么驯化的呢?驯化其实就是要定居,人类定居了把牲畜用圈养起来。野生的只有通过这样的圈养才能成为家畜,只有成为家畜才能游牧。所以人类是先有农业的生活,然后才会有游牧的生活。因此游牧在历史上的产生其实是很晚的,要晚于农业,它并不是一种比农业落后的生产方式,它只是在一种无法进行农业的地区慢慢发展起来的一种人类经济的方式,但是它并不比农业文化落后。相反,游牧文化的产生人必须要先定居下来,先要把野生的那些牲畜通过圈养变成家畜,才能把它弄到草原上去放。游牧文化实际上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起源的晚。

最早的,我们现在可以有确凿的证据说:这个是游牧的,这个人群是游牧的。最早的游牧文化是什么文化呢?是什么人从事了最早的,我们今天知道的游牧方式呢?你们知道吗?叫斯基泰人。他们不是在今天的蒙古草原,他是在欧亚草原带的更西部,在黑海以北这个地方。

[PPT图在这个地方发现了那么多的斯基泰的墓,这个地方是他的一个最重要的根据地,就是黑海以北。我们现在知道的游牧文化最早的就是斯基泰文化,年代大概是公元前9世纪到公元前3世纪;公元前9世纪也就是公元前800年。这个时候如果看农业文化,已经从西周进入东周了,蒙古草原的华北地区已经进入春秋阶段了。]

斯基泰文化的主人从人种上来讲,他属于高加索人种,高加索人种就是蓝眼睛的白人,他不是像我们后来的蒙古人或者突厥人。有没有证据呢?他们留下了一些非常漂亮的东西,你看上面人物的形象高鼻深目蓝眼睛的斯基泰人。当时他已经有非常发达的骑术,骑马、骑兵,斯基泰人是我们现在知道最早的游牧的文明。

当时我们知道他们已经有了马鞍,很重要的尤其是有了马镫。铁马镫的出现是很晚的,我们今天在中国能找到最早的铁马镫好像匈奴没有,大概是鲜卑人有了铁马镫。铁马镫的出现比较晚,但是在铁马镫出现之前应该已经有皮条的马镫。为什么马镫那么重要呢?如果没有马镫身体骑在马上不能保持平衡,那么怎么可能把两只手解放出来用来射箭、作战?现在的考古证据斯基泰人有马镫,那个马镫主要是皮的。

[PPT图 这就是在西伯利亚地区发掘出来的斯基泰人的马车。]

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骑术是哪里来的?我们知道华夏早期,传到汉人、传到匈奴的骑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中国人里面有些非常聪明的,明朝已经有一个人发现了,叫作“六经无‘骑’字。“六经”是汉文中间最古老的那些文献,但是《六经》里面找不到“骑”字。实际上汉族最早的祖先就是华夏,他的马不是用来骑的。如果马是用来骑的,反应这么普遍的一个行为的字为什么在《六经》里面没有?所以中国人有的是很聪明的,这就叫考据,从一个文献里面能够读出远远超出这个字面意思的。实际上“六经无骑字”也就是说华夏早期的马不是用来骑的。我们也知道华夏最早的战争形式叫“车战”,马是用来拉车的,马不是用来骑。春秋战争马就是用来拉车的,所以最早的战争形式华夏叫作“车战”。

“车战”就要讲礼。为什么啊?人站在车上面,车的前面是马,对面来的也是马,马的身后才能站在战车上的人。这个怎么打仗?两个人之间最近的距离要相隔两匹马的距离,所以这个没有办法打仗,所以打仗就要讲规则。排阵的时候就有很多的规则,这个规则就是礼。作战的阵型是斜的,不能面对面,车接近的时候往左边拐弯,这个叫左旋。这个车这样过来,也往左面拐弯,两个车都左旋,这样有一刹那上面的人可以打仗,这叫一伐;然后又这样二伐、三伐,打到四伐如果你头不晕,马的头晕了。

所以中国华夏的战争你要在华北找一个地方能几百辆战车,甚至上千辆战车很不容易找。所以战争的地点也就那么几个地方,大家约好要走七八天到那个地方,排好战阵,然后打仗一碰车轮掉了,然后战争就结束了。

当时华北还有很多不是华夏部落,他们是步战的。华夏你们之间讲礼才这样打仗,他是步战。步兵跟驾着马车的战队碰上,优势在哪里啊?你们可能想是在马车那儿。其实不是的。所以华夏后来发现步兵不讲礼,跟他打仗不行,我们得学他的,所以慢慢的从车战有了步战。步战不断的被用来对付这些非华夏的人群,而且也在华夏自己的战争,慢慢的也开始车战和步战相结合,然后才有了骑战。有骑战已经非常晚了,那就是我们大家都知道,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峨冠博带,袖子那么长,骑在马上两个袖子兜满了风不行,所以要穿小的衣服。原来男人穿的也像裙子一样,这个裤子没有了,坐在马上太冷了,所以有了裤子。

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文化,包括骑术;匈奴是游牧的人群,可是匈奴包括匈奴早一点的祖先,游牧的产生,比斯基泰人,从我们现在知道的材料晚了四五百年。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来了,在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文化,究竟是在蒙古草原上自己产生的还是黑海背面的斯基泰人,他的活动扩张到东面以后游牧文化就随着他传到了蒙古草原?也就是蒙古草原的游牧文化是本土起源的还是从西方传来的啊?是不是啊?因为在时间上它晚了那么四五百年。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非常肯定的回答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办法。将来能不能我不知道,也许会产生一系列的论文,甚至博士论文来讨论这个问题,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文化到底哪里来的?这都是非常尖端的问题。我觉得不能排斥从西方传来的可能性,我们现在不大能够完全的清楚。

反正蒙古草原南面的农业民族——华夏,就是后来的汉族。他们了解草原上有一种游牧的人是很晚的,华夏在逐渐形成一个拥有统一的语言和文化的过程中间把在他周围活动的非华夏的,讲的语言也不是汉语的那些人,他就慢慢的有了一个固定的泛称。我讲京山东西和长城南北,实际上这个问题不是分的那么清的。我们讲游牧文化可能是从西面来的,但是它就影响到华北的汉人,或者说汉人的祖先。华北的这些汉人对于原来他很熟悉的那些人都不是游牧的,都是可能是一种流动性的畜牧的,半农半牧的人群,他不是讲汉语的,也不遵守你华夏的礼仪。这样一些人华夏很熟悉的,慢慢的他就给予了这些他很熟悉的人泛称。

东面的叫“夷”,南叫的叫“蛮”,西面的叫“戎”,北面的叫“狄”。他把他所熟悉的那些非华夏的人,也就是后来非汉族的人都归纳到这个概念里面去。这个是从很早就开始,到了战国的后期问题出来了。突然之间在这个,特别是戎和狄的背后又出现了一种新的人,这种新的人是华夏不熟悉的,出现一种新的人游牧的,所以他们就不能用戎和狄去概括他了。战斗力很强,有骑兵,这种人叫什么人啊?这种人叫胡人。然后又发现在胡人的东面也出现了这样一批人,这批人也是过去没有看到过的,也是游牧的,这些人因为在胡的东面,他把他看成更胡差不多的,所以叫东胡。今天在新疆又发现一批人,那要更晚了,是西汉了,到了张骞通西域的时候,那不是“戎”也不是“狄”。对于不是“戎”和“狄”的,他们新认识的已经有了泛称叫胡;有了胡、有了东胡,现在叫西胡。而胡人里面最主要的构成部分就是游牧的匈奴,这样的人在之前,在战国后期在公元第4世纪的以前是没有看到过的。

我这个就讲的游牧在蒙古高原的产生其实是比较晚的,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这个,其实是比较晚的。当然,他有两种可能。

1.就在蒙古高原产生的。

2.在蒙古高原的边缘已经有很多人越来越开始离开农耕越来越远。为什么啊?因为自然环境不允许农耕了。从西方传来游牧的方式,然后他们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方式。他们一下子接受这个方式,就意味着他们能够进入、深入到草原地区了。在没有游牧技术以前,人长期在草原里面生活怎么生活法?没办法生活。没有多少水,种地也很难种。没有游牧在那个地方怎么生活?打猎?打不到猎啊。所以人类活动要深入到草原,不是把草原当作一种走过来走过去的一条路,而是当作生活的空间。在这个意义上,只有有了游牧人类才能征服草原。

我不是说没有游牧人就不能在草原上走,那他就是简单的走过这个地方,从东面走到西面,走沙漠方便还是走草原方便?恐怕是走草原要比走沙漠轻松一点。可那只是把他作为经过的途径,如果你要把它作为你生存的空间没有游牧是不可能的。而这个在蒙古草原是比较晚的,匈奴是我们知道的最早的游牧人。

而事实上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匈奴留下来的。[PPT图这个晶片现在就在内蒙古博物院里面,我做PPT的这张图是在洛杉矶展示的时候美国人做了非常漂亮的图册。这个到上海也来展览过。这就是非常典型的斯基泰文化的母题。你看,这个在匈奴的里面。是不是啊?这个也是。这个东西要去看看,如果有条件也可以带着你们的学生,这个是举世闻名的。]这个是野蛮人内造出来的吗?我们经常把游牧就看成野蛮人,那是农业文化的一种高傲、夜郎自大的心理。这个东西是野蛮人能够做出来的吗?[PPT图你看这个。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长着鸟头有翅膀的猛禽。讲的是猛禽追逐猛兽的。]

当然,匈奴也受汉文化的影响。在匈奴时期有一片考古遗址,然后根据遗址考古学家能够把它拟勾出来。这个遗址上面的建筑根据遗址地基的特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拟勾出来的,或者说复原。“复原”这个词有点太骄傲,所以我们宁可把它叫作拟勾,就是根据这个东西推测出来的下面这个地基建筑。那是一个典型的汉室建筑物。这个在全世界的考古学界都非常有名,这个房子后来被俄罗斯、被前苏联的专家简单的叫作李陵宅。为什么这就一定是李陵住的?不知道。推测这应该是一个在匈奴里面的汉人住的,而在匈奴里面的汉人最有名的就是李陵,所以就把这个叫作李陵宅了。

除了斯基泰的影响之外,匈奴的文化中间已经有汉文化的影响。那个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是李陵宅上面的青铜的把手,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汉室的,但是你看他这个人做的形象已经是高鼻深目了。可能是受到当地人物造型的影响。这周围你看,还有一个庄,瓦当。瓦当是什么意思?就是屋檐那里有一个盖,这就是瓦当。这个瓦当上面的字“长乐未央”文化是汉字的东西。

[PPT图这个是在内蒙古发现的,“单于和亲”瓦当。]匈奴的文化有斯基泰的文化,是不是意味着游牧文化本身是从西面传过来的呢?这个东西还值得进一步的研究。[PPT图这个就是所谓“复原”的匈奴人外贸。]匈奴出现以后也就是在蒙古草原有了游牧文化,有了游牧文化可能是完全是他本地产生的,也有可能不是完全本地产生的,是受了西方影响的。不管怎么样,一旦游牧文化在蒙古草原形成,那么原来只能住在蒙古草原周边的那些人群有了游牧文化,他就能够大踏步的深入到草原的里面去了。是不是啊?没有游牧文化你没有办法在那个地方,你能经过,但是你没有办法把那个地方当做你生存的空间。有了游牧文化,能够大踏步的进入草原深出了。

读书很有意思,中国人讲“学问、学问”。要问。文献也是这样,如果你不向文献提问题,他什么也不告诉你。你提的问题越多,你能从它那里得到的答案就越多。我们后来都习惯了,蒙古草原上面的游牧人群活动的中心地点长期的,就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那片地方,他的基地是在漠南还是在漠北?后来相当长的时间是在漠北,在蒙古国的那片草原上面。这个现象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吗?在游牧文化刚刚进入蒙古草原的时候,漠南草原,也就是内蒙古草原对游牧人更重要还是漠北草原对游牧人更重要?这就有一个问题了,我们要问一问在匈奴变成一个强大帝国的前期,他统治的中心地区到底是在漠南还是在漠北?这些问题本来其实可以用考古来解决,但是对游牧文化来说很困难。为什么呢?游牧文化不是定居的,留下的遗迹远远没有定居的那么多。早期匈奴活动中心应该是在漠南还是在漠北呢?应该在漠南。你带着问题去读匈奴文献就能找到一些依据。当然,这个文献不是直截了当的回答你的问题。比如:文献上面讲到匈奴跟东胡里面有一个部落叫乌桓。讲到匈奴跟乌桓之间关系不好,这个时候就提到一个很重要的材料。说乌桓曾经去挖过匈奴先单于的墓。先单于就是单于之前的那些匈奴最高统治者的墓,乌桓去挖过,所以匈奴要去打乌桓。我们知道乌桓活动的地区是在内蒙古草原附近,没有到过更北的地方,他在大兴安岭的南端。他能跑到蒙古草原上去挖先单于的墓吗?所以乌桓去挖先单于的墓,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他告诉我们先单于就是早期匈奴人群的那些统治者的坟墓。他是在漠南还是在漠北啊?在漠南。

我们现在知道最高级的统治者会把比较远的地方,但是没有住在漠北把他祖先的墓摆到漠南来。实际上他最高统治者的地区是在今天的内蒙古草原,而不是在今天的蒙古国的草原。是不是啊?另外我们从匈奴的所谓单于廷。早期的匈奴单于廷实际上在内蒙古草原,不是在漠北的。在蒙古草原上有了游牧文化,使得蒙古草原周边的人能够大踏步的进入到草原深处的前期。内蒙古他的游牧文化实际上他的发达程度超过了蒙古国,就是超过了漠北。这个问题我们就能够有一个比较确切的回答了,但是如果你不提这个问题,文献不会告诉你这个问题的。

内蒙古的游牧人的活动,游牧文化在内蒙古经过了一个循环。蒙古草原的游牧文化最早在内蒙古发展起来,而且发展的比漠北的草原要繁荣。然后到了游牧文化的繁荣地北移到漠北草原。这跟什么有关系啊?跟汉武帝的时候对匈奴的作战有关,整个的被赶过了大漠,被赶到了漠北。因为他们打败的结果。

匈奴人经过长城的时候,看到长城他们就要哭。是不是啊?为什么呢?因为漠南曾经是;为什么漠南比漠北有一点优势呢?漠北是离开农耕地区很远,不太容易受到农耕地区的军事进攻,比起漠南要困难得多。但是漠南也有它的优势,这个优势我底下还要讲。游牧经济有一个特点,游牧经济非常的单一。整个的人,一个社会可以说就跟着这个畜群走。这种单一的经济就必然产生一种问题,相当脆弱。游牧经济很脆弱。农耕经济我们经常说,我们经常用到一个词在传统时代叫“自给自足”,游牧经济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游牧经济能够独立的存在,但是他对于旁边农业社会的依赖性要远远强于农业社会对游牧的依赖性。游牧必须从农业人群那里得到必须的东西,他必须要跟他周围农业的人口进行一些交换。那么这个交换是在漠南容易还是在漠北容易啊?当然是在漠南容易。所以游牧的经济最早是从内蒙古发展起来的。

这个情况经过了一个循环,到了明代的蒙古又改变了。到了明代的蒙古,漠南的实际上要比漠北的强了。所以在这里我们就讲到游牧文化在蒙古草原起源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这个起源如果把蒙古草原分成漠南和漠北,那么游牧文化的繁荣就经过了一个首先在漠南繁荣起来,然后最繁荣的基地,它的根据地转到了漠北,然后又从漠北转回到漠南,那就是明代。这样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内蒙古的蒙古族的人口要比蒙古国的蒙古族的人口要多。

这个是我想讲的第二点,游牧人的起源,斯基泰人与胡人。

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交流一下?有没有什么想提的问题,跟这个有关也可以、跟这个没有太多的关系也可以。你们看我们需不需交流交流。

A:汉武帝时候卫青打匈奴最主要的战场在哪里?

姚大力:很难很清且的知道他作战的路线。实际上这几条路线是相当固定的,所以我们可以推想,可能汉代以来走的可能也就是那么几条路。卫青的那个几乎没有很详细的材料,所以我们很难知道。

B:您刚刚提的问题我觉得挺有趣的。您觉得匈奴的早期到底是应该在漠南还是在漠北。您刚才同时提到另外一个证据,叫斯基泰人。斯基泰人有可能是匈奴文化的一个来源,如果从人类迁徙的规律来看就有一个疑问。斯基泰人更靠近漠北,漠北自然环境也是不错的,如果是他们中间的一系在传播某种文化到达这里,他们为什么还要接着往南走呢?

我看过一本书叫作《商人传道士和武士怎么样导致全球化》,大概是这本书,美国的一个大学学者写的。他是通过人类的基因走向,每个人的基因代码里其实都有祖先所走过的线路,所有人都是从东非出来的嘛,东非大裂谷。我不知道国内的研究,有没有引入类似这样的工具。

谢谢。

姚大力:这两个都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因为你有一个假定斯基泰人就直接从草原深入,然后好像自然的就到了漠北。为什么他在漠北挺好还要跑到漠南来呢?是不是啊?斯基泰人东扩的过程,实际上还是比较压在靠南面的。比如《史记》里面记载的赛人,赛在古代就是赛克。斯基泰这个词比较西面的人把他叫作萨迦。实际上差不多是同一个人群的名字,只不过在经过很大的区域不同的人对他名字的称呼音不一样。实际上是从西向东靠着南面。

B:哦,这样就比较合理了。

姚大力:第二个你提高基因。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查一查。去年我在复旦做过一个报告,后来他们叫我写了一个稿子,我写了叫《谁来决定我们是谁》。我在复旦做了一个报告,这个里面我就谈到历史学需要一些跟很多的学科的交叉,其中有一个就是你说的这个基因。这有一个比较正规的名字叫分子人类学,我在那个地方提了分子人类学和比较意识语言学,还有一个就是人类学。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但是你讲的基因这个呢,我为什么会对这个比较兴趣呢?复旦大学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人类基因研究的这个。他参加的由IBM资助的一个国际人类基因计划,就是在全球范围、全球基因计划,在全球各个人群里面采集人类的基因。他是一个互助的网,而东亚地区的全球人类基因计划、东亚地区的主持者实际上现在就在复旦大学,他是从美国回来的一个,在美国拿到永久职的教授又回到中国来,本来就是从复旦出去的,他现在在当副校长,在复旦当副校长。他底下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就是研究人类基因的。他这个研究有一些非常惊人的结论,你刚刚好像已经提到了。也就是说几乎我们现在所有的全球人,其实并不是200万年左右从非洲跑出去的那样一个直立人的直接的后裔。现在的基因表明这些人后来都不知道什么原因灭绝了,这些人我们跟他们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我们不是这些人直接的后裔。我们这些人的直接祖先大概是15-12万年左右从东非跑出去的另外的一批。他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基本上是智人了。大概在14-12万年左右离开非洲,分布到世界各地。也就是说从非洲跑出来过两批人,前面一批人大概是200万年-150万年跑出来的,可是这部分人后来都灭绝了。北京猿人大概都属于第一批跑出来的后代,这些人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中国的学术界很难接受这个看法,因为我们有一个思维的定势,我们习惯讲“自古以来”,越古越好。恨不得从猿变人就是在中国变的。

如果我们是后来那批人的后代,我们中国就不伟大了吗?是不是啊?中国伟大就是靠我们一定是200万年走进来,我们就伟大一点吗?这个很奇怪,可是我们喜欢这样。欧洲人在没有使用基因检测之前,没有这个技术之前他们从骨骼分析,从体质人类学的角度,还不是分子人类学的角度,他们就已经基本上达成共识。欧洲人接受这个一点没有问题,因为他们本来就觉得更早的人跟我们没有联系。

有一句话你们可以想一想,当然你们可以继续跟你们的学生这样讲,但是我认为这是很荒唐的。某某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们想一想这句话通吗?今天中国版图内的全部历史都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那是拿今天中国的界限来界定。可是你能把今天边界里面的全部历史无论多久远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转换成某一块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吗?但是你们上课还是得按照,我们中国外交部还一直在讲。你这个“自古以来”古到什么时候?我们中国人经常有很多完全不同的话,甚至有的时候是狗屁不通的话,大家一代一代的讲,这样在教给学生。

你们说要带着孩子们飞翔,是吧?我很赞成。怎么带着孩子们飞翔?你说他们长了翅膀。那个翅膀是什么啊?那个翅膀是两样东西,是想象力,是独立思考,那个才是孩子们的翅膀。是不是啊?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在促成孩子们的想象力和独立思考,还是再讲的难听一点,在扼杀孩子们的想象力和独立思考。

我说我们现在的中小学生拿到一个问题要回答的时候,他心里面首先想到的是什么?他心里面首先想到的第一个、第一点就是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希望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是不是啊?第二个他要想到的,如果这个问题跟政治有一点关系,政治上正确的答案是什么?独立思考在哪里呀?一个人在经过了10几年这样的教育,拿到一个问题就想,提问者要想希望我回答的答案是什么。一个人经过了10几年这样的培训、培育,10几年这样的教育你不要说他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连独立思考的意识都没有了。没有独立思考的意识,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吗?这个当然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老讲中国教育的问题是应试教育,我说不对。我们没有办法完全不应试啊。因为只要好的学校,永远都供不应求。到了全部的学生都能上重点大学的时候,这重点大学里面又会有一些好的重点大学。是不是啊?永远是供不应求的,永远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怎么来决定谁可以上,谁不可以上呢?是拿钱买吗?还是考试啊?所以我们的问题不是出在应试教育,我们的问题是出在;我不知道你们同意不同意,我们是标准单一模式,标准单一答案式的教育。就是这个单一的标准的答案,我认为把学生的相适应扼杀了,把他独立思考的精神和独立思考的意识扼杀了。所以你们要带着孩子们飞起来,你们就要让他们长上想象力和独立思考的翅膀。

当然,这一点在现在的体制下很难做。

在中国的很多地方已经很有钱了,有钱但是没有文化。中国的文化能用钱买来吗?买不来。如果我们要重新创造一个中国的文化,那就需要独立思考的精神、需要想象力。我们的教育能够适应这样的需要吗?我可能有一点岔远了。

我讲第一,这个基因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几乎全世界的人类大概都是在14-12万年前,甚至到10万年前,这个看法有一点不一样,这个四五万年里面走出非洲的同一个人群的后代。他们当然不是同一次走出来的,大概就是在15万-10万里面走出非洲,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智人了。

中国人哪里来的啊?现在我就讲金立(音)这个小组的研究,大部分的中国人是从云南这个地方、西南进入到今天中国的版图里面。进入以后不断的分杈。当然,这个中间还有很多细节不清楚。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多清楚了,比如讲蒙古语的人和讲满洲语的人是怎么样的,讲汉语的人怎么样的,讲藏语的人怎么样的,讲广西壮语的人是怎么样的。我研究中国的民族史,我们研究的方法完全不一样,我主要是从民族历史和从比较历史语言学的方法,他们主要是从基因来做的,但是我们研究的目标是一样的,研究中国这个人群是如何产生、如何分化,当然分化以后又有很多个融合。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学科。

我在我那篇《谁来决定我们是谁》里面讲了一点这个,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在网上找。

我接着回答你的问题。其实你不要想象成好像是他出来以后已经有无数次的来回这样有无数次的融合,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种的人,很早开始就没有,没有纯种的人。

我再讲一点就回答完了,基因的研究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令人惊喜呢?比如:我们从比较历史语言的角度,寻找不同历史语言里面基本的词汇,看是不是从同一个词汇演变过来的。这样的研究早就绝大部分学术界、全球的学术界都承认汉语和西藏的藏语是从一种原始语言分化出来的,也就是说本来我们讲着同样的语言,后来这个人群慢慢的离开,分成了两拨,这两拨之间联系越来越少,后来一拨变成了汉语,一拨变成了藏语、彝语、纳西语。这个比较历史语言学已经可以回答。但是比较历史语言学非常难回答这两拨人分开了多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所有的材料都是他们早就分开以后留下来的文献材料,我们很难回答他们分开了多久。但是现在分子人类学能告诉我们,他能够去复原基因变异的过程。他告诉我们这两拨人分开了多久呢?分开了6千年。6千年是一个什么概念?你想一想,公元前4千年在西北是一个什么文化?就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仰韶文化。我们对仰韶文化是理解的,仰韶文化前期他们还是同一个人群。

利用分子人类学,我们还能做很多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跟中国民族史相关的课题。比如他们现在在做的一个国家项目,就是他们在做回族的基因。回族的基因究竟跟汉人的基因是一样的还是不一样的?这个研究还没有出来,我相信有很大的不一样。另外已经我们知道,讲汉语的人本来没有超过淮河流域。淮河以南的人讲的完全不是汉语,今天淮河以南整个的南部中国都讲汉语了,是不是啊?这是一个人口迁徙的结果,还是一个文化传播的结果?当然这两个过程不可能截然分开,人口迁徙的结果就是北方讲汉语的人都跑到了南面,慢慢南面的人就开始讲汉语了。他把汉语带到了南方,南方的人后来都讲汉语了。

这个问题你不用分子人类学就没有办法回答,现在他们检测南方汉人的基因跟北方基因得出来一个结果非常有意思,南方汉人里面的父系遗传贡献差不多是百分之九十二三,也就是10个南方汉人里面有9个都是北方的男人的子女。可是南方的女性对南方汉人的母系贡献大概是在60%。也就是说大批的从北方迁移到南方的汉人可能没有带老婆来,他们单身汉,在南方娶了南方的妻子。但是南方的汉代父系贡献主要的都是北方汉人的。所以你看,如果你没有基因,就永远不可能回答。所以基因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

我们就研究中国人群到底怎么进来,怎么分化又怎么融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各种民族的。当然,我这个意识可能会传达一个错误的信息。我是谁?是不是可以完全由基因来决定?不是这样的。我现在没有时间讲了,不然就变成另外一个题目了。

我们还继续讲,好吧。还有问题吗?

A:刚才说的现在南方人基因当中,北方的男人给他的基因当中能够达到90%。我觉得这个非常令人吃惊。

姚大力:我也很吃惊。

A:当时南方的这些男人们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

姚大力:最初走出非洲的那些人发生了什么问题?这个我现在没有时间仔细的讲这个。因为遗传和变异以及竞争中间,他有一个适应和不适应,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这个问题现在我们也很难非常明确的回答,但是他现在做出来的结果,我相信是相当有依据的。你提的这个都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我们有时候甚至怀疑,比如他们说现在根据基因大部分的欧洲的;现在欧洲人是7个女人的后代。那么又有一个问题,剩下的欧洲的女人到哪里去了?我跟金立(音)有一次在讲:这是可能的。我一边吃饭一边听,我也听的糊里糊涂,我也没听懂。

根据现在生物分子人类学的学术里面大部分人的共识、结果是这样的。他给我解答为什么几乎所有的欧洲都是7个人的后代那是可能的,他给我做了很多解答,那个解答我没听懂。

B:我可以告诉他那部分人哪儿去了。我可以告诉你那部分南方哪儿去了,因为北方的男人到了南方娶到了老婆,南方的男人到了更南方去了。人类在流动的过程中选择了更优秀的资源,也就是说人或者说人的种类是随着一个循环在流动。

不知道姚老师同不同意我这种非常浮浅的认识。

姚大力:这个还需要做很多研究。是不是更南面的人遗传贡献里面,中国南部男人的遗传贡献又很大,这个可以再去求证。

要当心,当我们这样回答的时候,不要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变成一个社会进化论,那就变成种族论了。我能回答你的是什么呢?当时的南部中国没有那么多人,人是很少的。当时的南方长期是一个地广人稀,我所在的历史地理研究所我们有人在做,现在能做的很细。你们今天来看江南,经济也非常发达。是不是啊?包括我自己过去都那么看。我就觉得为什么会这样?那就是天时地利。可是我告诉你,不是这样的。长江曾经从南面一直进入到太湖,从太湖一直到杭州湾。整个太湖泛滥,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锦绣江南”。一点都不天时地利,硬是把水排开,一点一点的从水里面捞出来土地、种地才变成今天的锦绣江南,所以这个江南是一个人造过的江南。南方当时到处是沼泽、森林,北方是黄土高原比较好开发,所以人口也比较大。我在农村挖过树,如果五六个人抱的树,像我们这种人一个礼拜都挖不出来。这种地怎么开?都是沼泽,所以南方的人口是非常稀少的。用今天南方的人这么多,想象那么多男人到哪里去了,这样就很可怕了。

你们有兴趣很好,可以去关注。

我们现在要接着往下讲了。

三、游牧帝国与游牧人的西迁。

我们知道最早的游牧人实际上是由西向东扩展的,那就是斯基泰人在黑河以北然后由西向东。但是在斯基泰人以后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游牧帝国在欧亚草原带的最东端产生,游牧帝国在产生以后。他强大的时候,他的势力就向西面扩张。游牧帝国瓦解以后,这个游牧人也就往西面迁徙,所以他强大了也是往西面,失败了也是往西面,这个几乎就成为一个例证。所以我们永远都看到整个欧亚草原的历史,在斯基泰人以后,他的动力好像老是在东部,游牧帝国是在东部形成的,形成以后就向西扩张,失败了这拨人就离开蒙古草原往西面走,然后蒙古草原又有一帮周边的人群填充进来,又形成一个强大的游牧帝国再向西扩张,然后失败了这拨人再走,不断的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在向西扩张和西迁的过程,当然是从匈奴开始的。

所以我这里要非常简单的讲一讲匈奴的西迁。我们知道东汉分成了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实际上就投靠汉朝了。内蒙古在失去了游牧帝国最重要的重心地位以后,汉朝把他压到了漠北,游牧帝国的中心老是在漠北。内蒙古草原经常成为降服中原政权的这些游牧人驻扎的地方,所以南匈奴就驻扎在内蒙古;北匈奴实际上就是在北方,他其实叫西匈奴了,在当时不叫北匈奴。然后东汉打到了戈壁滩,打到了漠北草原,北匈奴人就大批的离开漠北草原。这批人,离开漠北草原的北匈奴或者叫西匈奴,大概在公元150年代(150-159),这批离开蒙古草原的西匈奴,最晚的一个时代就是公元150年代,他在漠北草原的失败大概是公元100年前后。在公元150年的时候,我们还知道他们最后的消息,这个时候他们大概在今天的伊犁河流域,伊犁草原。到阿尔泰山南坡的草原,然后再到天山北坡的草原,然后再往北就到了吉尔吉斯,然后到了哈萨克斯坦。公元150年代之前他们大概是在伊犁河流域,150年代之后就不知道了,汉文材料不记载。可是到了公元370年代,这个中间200多年;到了公元370年代在欧洲的最东面有一伙人从顿河的东岸渡过顿河进入顿河的西岸。当时顿河这个地区,黑海地区草原上也有游牧人,欧洲的游牧人,然后他们进入到了这个地区就跟当地的游牧人发生冲突,征服了当地的游牧人,又裹挟着当时的游牧人再往西面,所以就有了东哥特、西哥特,欧洲就导致所谓“蛮族入侵”。最初起源好像就是从这个,在公元370年代渡过顿河的这帮从东方来的游牧人。这帮人叫什么人呢?就是西方历史中的“匈人”。所以在汉文中失去记载,到出现了一批“匈人”,他们进入到欧洲,然后导致欧洲所谓蛮族的入侵,这中间有220年的空白期,所以这就形成了很大的历史上的问题,到现在还不能完全解决。就是这批在欧洲东部出现的“匈人”,就是从蒙古草原上,离开草原的西匈奴吗?这个问题现在没有完全解答,也不是我今天要来讲的。

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还不能非常清楚的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这种在欧洲出现的“匈人”可能跟当地的白种人,就是所谓的高加索人,可能不一样。因为记载明显他们跟高加索人有明显的差别,所以被看成是“异类”。实际上我们现在不知道匈奴到底是什么样的,是白种人还是黄种人?也许匈奴是一个有着很多很多人混合起来的一个混合人群,这个混合的人群还没有经过充分的交流变成一个人群。如果匈奴是一个混合的人群,匈奴统治的部落到底应该是蒙古人种的还是高加索人种的?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我们知道的那个“匈人”大概是黄色人种,但是我们还是不能说“匈人就是匈奴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从汉文记载中间消失的匈奴这样一个名称,跟在欧洲东部出现的“匈人”这件大概是有联系的,他是同一个名称。有着同一个名称的人群一定是同一个人群吗?或者是同一个人群的后代吗?有一个学者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比喻,我想介绍一下这个比喻,我们这个问题就不讨论了,因为事实上我们现在也没有一个非常确切的答案。

他说如果从蒙古草原上面开出去一辆公共汽车,公共汽车叫“匈路”,不是12路或者13路。这个公共汽车开了200年到欧洲的东部,在200年里面沿途停了无数个停靠站,每一个停靠站上面都下来了一些乘客又上来了一些乘客,如果是这样的“匈路”开到欧洲还是“匈路”,但是你敢保证这辆公共汽车跟当年从蒙古草原开出去的公共汽车有多大的改变你敢讲吗?这个“匈人”的名称可能保留了匈奴的名称,但是这个不等于我们就可以讲匈人就是匈奴,或者讲匈人就是匈奴的后代。这个导带就在这里,所以这个里面还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可是我在这里想要讲的是匈人的西迁很重要,因为他是第一拨蒙古草原人开始由东向西,在这个之前是斯基泰人由西向东来。

匈奴的失败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这个历史性的事件有两个很重要的意义。

1.今天内蒙古、也就是漠南草原由于游牧帝国的失败,漠南草原从此就长期失去了游牧文化的中心和重心的地位。

漠南草原失去了,匈奴帝国失败以后,内蒙古草原失掉游牧文化中心和重心的地位。而游牧文化的中心和重心北移到了漠北草原,这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当然,到了明代这个过程又回来了。这是下面我们要讲的,内蒙古又成为蒙古族最发达、最繁荣的一个地区。

漠南经常成为依附中原王朝的游牧集团活动的工具,所以他要投靠中原王朝了,那么就被依附在那个地方,他们往往也承担了替中原王朝守边疆对抗漠北游牧人群。匈奴帝国的失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事件。

2.匈奴的西迁他表明了蒙古高原游牧人活动的最单行的方式。

也是我刚刚讲的,就是他强盛的时候把帝国统治扩大到蒙古高原以西的地区,他在失败的时候就离开蒙古高原西迁。这两者之间又忽然有联系。游牧人离开蒙古草原以后,差不多没有再回来。强大的游牧帝国老是建立在欧亚草原带的东端。是不是啊?这两个事件当然有联系的,你离开了,他那里又有一个强大的,你当然想回来也回不来。为什么是这样的?这样我们再回过来看一看欧亚草原带。如果你们熟悉地图的,那么你们就会发现欧亚草原带基本上可以以一条南北走向的线把它分成两部分。

这个南北走向的线是什么呢?是印尼塞河(音)和撒野岭(音)、阿尔泰山,这两部分地势完全不一样。如果我们把这张地图这样看,你就会发现这个地势是一个阶梯。这边普遍的很低,海拔是200-500米到蒙古高原突然升高,海拔大概是1000米左右,800-1200米。这个高起来意味着什么啊?这个高起来意味着蒙古高原的自然环境特点艰苦。那个地区实际上是游牧文化自然环境最不好的一个地区。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地方从波罗的海,甚至从大西洋带湿气的风能一直吹过来,可是到这个地方突然高起来,这个风吹不到蒙古高原。蒙古高原有没有可能从印度洋带过来?不行,被喜马拉雅山挡住了。所以几个大洋周围的湿气,能够传到欧亚大陆的西半部分,但是东半部分很困难。他面对北冰洋,北冰洋温度很低,所以带不了什么水汽。

在蒙古高原的游牧人,他到了欧亚大陆的西部很快就能适应。那个游牧的条件,南俄游牧条件远远好于蒙古高原,所以他为什么还要回来呢。这个问题跟我刚才讲的另外一个有没有关系?你们觉得。为什么一个强大的游牧帝国老是产生在蒙古高原?这个之间有什么关系?你们想过没有?难道是越穷越革命吗?不是这个。他强盛的时候往西走,失败以后往西边跑也不回来了。为什么啊?有人能够想想这个答案是什么吗?为什么老是出现在东方。我讲了蒙古草原变成整个欧亚草原带历史的一个发动机,这个动力一直在这里。为什么呢?为什么游牧帝国强大的老是出现在东端?

A: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1.严酷的自然环境造成的部族环境比较强悍。2.跟中国文明有关系。这个毕竟有一个巨大的无名体在这里给他不同的机制和技术上在这里给他一些帮助。

姚大力:你已经接触到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了,尤其是第二点。跟他南面的邻居有关系,为什么呢?刚刚我已经讲过了,游牧经济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的单一性。他的单一性又会导致他相当的脆弱,所以他需要他的邻居,临近的农业社会对他必要的支持,物资的交流。但是在整个的欧亚草原带的南方,最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帝国,不断出现的地方是在哪里?是在东亚,就在中国这一块。可以说他们所面对的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帝国是在欧亚草原带其他地区的游牧民所没有面对的。所以你想想看,他要面对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帝国,他要跟你讨价还价,他要来跟你通过战争也好,通过和平的贸易也好,要获得他所必须的那些东西,他是一些分散的部落,他有没有利啊?他没有利。

正是蒙古草原上的游牧人面对的是最集权的帝国,他要跟这个最集权的帝国要能够在讨价还价中间要能够占据尽可能多的优势,获得尽可能多的利益,他自己也必须变成一个强大的帝国。因此蒙古草原上的帝国往往有这样一个特征,西方学者把它归结为叫作是:“帝国式的部落联盟。”也就是说他实际上在内部关系方面,其实是一个部落联盟,但是他在对外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帝国,这个帝国是应付对外的要求,外交的需要。而部落联盟实际上游牧的时候本身不需要很集权的统治,只要有一个部落联盟基本上就可以了。但是他要应付南面强大的帝国,他也不得不变成一个强大的帝国。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为什么强大的游牧帝国老是出现在蒙古草原上面。这跟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农业帝国是有关系的。

这是我想讲的第二点。第一个事件,内蒙古失掉了游牧文化中心和重心的地位。第二个事件,匈奴的失败让我们看到了后来游牧人的这么一个典型的方式,就是强大的时候向西扩张、失败以后向西退迁。

很重要的原因,他南面是一个强大的集权农业帝国。

第三点匈奴的西迁很重要的那就是匈奴西迁所推进的是欧亚西部的一个突厥化的过程。包括我们说阿提拉这个部落,凶人好像是黄种人。实际上匈奴的西迁是第一拨,接着整个的欧亚草原由西向东的过程,他就是一个突厥化的过程。从匈奴开始欧亚西部草原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运动就是草原,甚至包括草原南部的那些绿洲社会开始突厥化。而我们知道整个的,在斯基泰人由西向东的过程当中整个的一路,其实这个部分分布的都是白种人,这个白种人的分布从欧亚,从黑海这个地方向东;难免是从伊朗高原开始一直到中国的新疆,一直到河西走廊。从伊朗高原一直往东到今天中国的新疆,然后再到河西走廊整个的都是白种人的;今天除了塔吉克斯坦都是讲突厥语的。这样一个突厥化的时代,一直到了土耳其,怎么形成的呢?就是从匈奴开始西迁开始的那么一个历史运动。那就是蒙古草原上面,当然是蒙古草原上最西部的哪些人,突厥语的那些人开始向西方拓展。

你看古代的突厥帝国有两个:1.东突厥。这个是在蒙古草原。2.西突厥。这个是匈奴西迁的突厥化。突厥人统治到了草原,也到了草原南部的绿洲地带。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过程跑到西面了,那就是迦兹你突厥王朝,再下面就是赛尔柱帝国,然后再下面就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紧接着你看一波一波的突厥化的浪潮,使得整个的中亚地区一直到土耳其差不多变成突厥人的世界。这样一个突厥化的浪潮,由东向西的突厥化的浪潮跟另外一个鼻他晚一点,大概是公元7世纪开始的由西向东的伊斯兰化的浪潮结合在一起,今天中亚的这样一个基本的文化和民族的面貌就是这两股浪潮形成的。中亚本来都是白种人,由西向东的突厥化的浪潮和由东向西的伊斯兰化的浪潮结合在一起,这些地区的主体居民变成了突厥人。但是他们的宗教是什么宗教?伊斯兰教。就是这样形成的。

这个也是匈奴西迁的一个很重要的过程。蒙古人也建立了这么大一个帝国,没有到西欧,他的帝国也够大的。为什么蒙古人没有在蒙古草原以西的地区,在阿尔泰山以西的地区;因为在阿尔泰山以西的大部分的地区,为什么没有留下蒙古人。没有蒙古人是不是啊?或者是很少。因为那个地区已经被突厥化了,突厥其实也是游牧民族。而这个突厥化的过程,实际上是从匈奴西迁开始奠定的,一直到现在我们看到的中亚地区突厥人占主体居民,但是他的信仰都是伊斯兰教,就是这样一个由东向西的突厥化和由西向东的伊斯兰的结果。

蒙古人还是留在蒙古草原,留在准噶尔这里。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今天的中亚画面就是由匈奴西迁以后兴起的。到这里为止我就讲,如果我们把京山东西这根轴线加进去以后,长城南北、京山东西同时看,这个画面就要好看得多。

现在我回过来还要再讲一讲,长城南北这根轴线上面我们能不能看出一点新的意思出来?长城南北这根线,能不能看出一点新的意思出来?蒙古草原,蒙古人的历史很了不得。长城南北,那就是中国史中的蒙古高原。其实这个我还有一点新一点的,好玩一点的意思。

[PPT图这个就是突厥人的可汗碑。这是碑上的文字,这是突厥文的样式。]这些图片我们顺便看看。

四、“长城南北”的历史含义。

我们知道的我不想讲了。这里我想讲一点更加有意思一点的问题。所以我们又要回到这张图了。

[PPT图我不知道现在中学里面还教不教一条线,叫黑河腾冲线。这条就是黑河腾冲线,因为在东北有一个黑河,这里是腾冲,沿着黑河、腾冲画一条线。地理里面主要讲的是人口分布的线,大概把中国今天的面积大体上分成一半。东边一半小一点,但是住在东面的人口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一直到1970年代或者是到1960年代住在东部的人口始终占了中国人口的90%;西部那一大半占的人口只不过是10%。

这条线叫“胡焕庸”,是他发现的。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人口分布上的这么奇怪的,这一小半占据了10个人里面住了9个,一大半10个人里面只住1个。实际上这条线跟年等降水量线非常接近,这是300毫米、里面是400毫米,这个年等降水量带走向不是完全一样,但是跟这条线非常的接近。这根300-400毫米的年等降水量带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传统条件下从事农业的水更,新疆就是这样,可能那个农业的规模就很有限,就是在传统社会里面能大规模从事农业的,这根线是一条界限。所以这根黑河腾冲线跟这条线的走向有两个例外,如果年等降水量线带是不是规定了能做农业的唯一?还有太高寒不行。如果我们再画一个中国的农业和非农业的界限,我们就发现如果我把这根线再画上去的话,走向是这块地区虽然降水是能从事大规模的农业。但是什么使他无法从事大规模?海拔太高。所以这块去掉了,剩下的就是关中这一块。我们基本上可以这根黑河腾冲线,其实它的走向非常接近于中国的农业和非农业的这根线。是不是啊?他的走向,只有关中这一块有点区别,而关中这一块其实如果把它加进去,我估计也没有问题,他要画成直线没有办法,所以把那块去掉了。

是不是到此为止呢?还没有到此为止,我们看一看中国的汉族和非汉族的分布。这根线是我加上去的,黑河腾冲线。当然,这根线的以东也有一些从事农业的,比如:壮族、朝鲜族。汉族的分割基本上把中国可以从事农业的地区,基本上都占据了。这里又是有一块例外,这块地方人口变得越来越多是晚进的,也是汉族,后来河西走廊也种地。

黑河腾冲线说明很多问题,几乎就是中国农业和非农业的分界线。而中国农业和非农业的分界线几乎就可以看成是汉族和非汉族的分解线。这个地方南疆也有一些农业,那完全就是灌溉农业,靠塔里木河。

在这样一个途径下面我们来看蒙古草原或者蒙古人的特征在哪里?这整个图可以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文化的多样性。汉族大概是在东部一小半的地方,西部大批的实际上原来是非汉族分布的地区。在非汉族分布的这么一大片的分布文化里面,蒙古高原或者说内蒙古,它又有很特别的地位。这个地位在拉特摩尔(音)的一本书里讲的非常明确,他说:如果是一个有很多文化、多民族的国家,如果这个文化你按照它的差异摆起来可以变成一个光谱。如果变成光谱的话,分布在这个光谱两端的是什么文化呢?一段是汉文化,还有一种是蒙古人的游牧文化。可是光谱靠蒙古的那一面都有很多互相可以互融的地方,所以他从环境的角度;蒙古人生活的是草原;刚刚我们讲了游牧人很容易把北疆纳入到他的控制里面。为什么呢?因为蒙古草原越过阿尔泰山南坡的草原再往西面走就是天山北坡的草原,所以北部的边疆虽然不完全是草原,但是北部的边疆就是有草原还有草原上的绿洲。蒙古人的文化实际上就是草原上绿洲的文化,北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在明代后期一直到清代;我们知道那里现在还有一个蒙古人自治州,可是北疆留下的准噶尔的词实际上是蒙古语的词。是不是啊?从北疆到南疆它的底色变化了。

蒙古人熟悉北疆到熟悉南疆就像一个阶梯一样,蒙古文化有程度不同的互融性。包括满洲,满洲是有一点特别,所以他把它说成是混合型地理区。而我们知道今天的内蒙古自治区有一部分地区实际上就是满洲,它还有草原。

东自满洲的混合型地理环境,西至中国突厥斯坦的绿洲和沙漠,乃至西藏寒冷的高原,起源于上述各地区的那些社会所扮演的历史角色,完全可以说是基于蒙古草原历史的一系列变形。

也就是说实际上蒙古文化跟这些文化之间都有一个程度不同的互融性,蒙古人很容易控制那些地区。为什么蒙古人比较容易拉近跟这些地区的距离呢?就是因为他的背景、他的阶梯从草原到草原绿洲、到沙漠绿洲到高低绿洲到混合地形。所以他把这个看陈是基于蒙古草原的一系列变形。

我们看到实际上在西半个中国中间蒙古文化能够融合的,差不多他处在和农业文化的另外一段,但是能够融合的有那么多。从历史上来看,这样一个蒙古能够控制西半部中国的历史,他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就是清朝从康熙一直到乾隆解决整个的西部中国;把西部中国纳入到他版图的斗争。他始终有一个对象,实际上是同一个对象,这个对象是谁啊?准噶尔蒙古。漠南蒙古不在,漠南蒙古比较早已经被清朝归到蒙旗下面了。除了漠南蒙古之外,漠北蒙古受到准噶尔部的攻击,然后向清朝请求帮助,所谓的清朝的外蒙古就是这样出来的。接着就是清朝解决青海问题,然后解决西藏问题,西藏当时实际上是控制在准噶尔部手里面。在解决了漠北蒙古,那是跟准噶尔部的争夺,解决了青海,那是把青海的蒙古部,实际上是西蒙古收复到清朝的版图;解决了西藏,那是跟准噶尔部争夺对西藏的控制权;然后解决北疆本身,那就是直接攻击到准噶尔部的老巢;最后解决新疆的问题,就是南疆,在准噶尔部老巢被端掉的时候,清朝彻底解决。

这个斗争始终除了漠南蒙古这一部分以外,他的对手始终是西蒙古,就是准噶尔蒙古。我们看蒙古文化,在整个整个西北中间,在历史上它曾经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这里我们就讲到了一个问题,我讲到了清朝解决这些地方它的一个过程,他的对手是准噶尔部蒙古。那么他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使清朝成为奠定中国现代版图最重要的一个王朝。如果是明朝的话,你想如果现代中国是从明朝变过来,那中国有多大?在这一点上面印证了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中国的历史是一个多民族的历史。简单的把中国和汉族等同起来,甚至把汉族就叫为中国那是不对的。如果是没有清朝,没有满洲人的王朝,今天的中国从明朝继承过来,今天的中国有多大?新疆不在今天的中国,西藏实际上明朝也没有控制西藏。控制什么西藏?明朝如果跟宋朝比就多了一个云南,一个宁夏。那是哪里来的?那也是蒙古人的遗产,元朝的遗产。是不是啊?所以我们看,奠定今天的中国半途最重要的两个王朝:1.元朝。2.清朝。都不是汉族的王朝。是不是啊?所以说少数民族中国的历史是多民族共同创造的,它不是一句空话。如果没有清朝,版图有多大?

清朝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清朝能够很牢固的相当稳固的把西北部中国纳入到清朝的版图里面是为了什么?所以这里又设计到我们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过去的历史研究里面强调有一个问题还是的太多——汉化。很多人把清朝、元朝都看成是落后的、野蛮的,所以他们向汉文化学习,就是野蛮文化向先进文化学习,就是进步。是不是啊?所以汉化的历史就变成了代表元朝进步的。我们来判断元朝历史,这个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我们还很简单就是他是不是汉化,他是在反抗汉化还是在推进汉化,清朝也一样。这样一个把元朝历史和清朝历史简单的拿他是否汉化,汉化是否成功这把尺子去量,他实际上碰到的问题;清朝能够有效的把西北部这么大一片非汉族的地区纳入到一个统一国家的版图里面,恰恰不是因为他汉化了,而是因为他不汉化。是不是这样?所以如果我们看一部书,清朝有一部书叫《钦定历代职官表》,这部书是为了要表明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所以他每一个机构都要去追溯这个机构在明朝是什么?在元朝是什么?在宋朝是什么?他就表明我所有的制度是有一个合法来源的,有一个过去的,来表明它的合法性。这个书又是国家颁定的,钦定的。他每一部都是追溯到中国其它的朝代。

但是有一个制度追不到,就是理藩院,即:蒙古衙门。后来半途越来越大,他就把越来越大的地区纳入到他的管理,纳入到理藩院里面。理藩院管西藏,理藩院甚至管四川一部分比较大的土司。整个差不多西部中国,你看从蒙古到北疆到南疆到青海然后再到西藏,到四川的边境全部都是在理藩院的管辖下。他力图要找一个表明自己制度都是有合法来源的,但是理藩院追到明朝的时候找不到了,他只好讲:明朝没有理藩院。到元朝又有了,他讲了,这个制度在元朝叫宣政院。到宋朝又找不到了,到唐朝乱七八糟找一个,唐朝那个找的他不对,我们现在不去讲了。

这个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在汉族的王朝里面,实际上从唐朝以来这么大的非汉族的地区实际上在中央没有设立一个机构有效的专门管理这些机构的,没有。他中央连个机构都没有,当然这些地方在中国的档案里面、王朝档案里面也没有。谁死了位子应该由谁来接替。这个如果没有一个记录,那个地方吵起来就不得了。他朝贡应该带一些什么贡品,中央王朝应该赐一些什么给他。其实这是保留在一个不是中央的管理机构,整个西北除了这种外交关系的以外,没有管理的。比如:他的户口你有没有?在他那里收税,在他那里驻军有没有?没有。只有理藩院要管着你的户口、税收、驻军,他是一个切切实实在中央有一个机构在管理这一大片西北地方。而他把这个主要追到元朝的时候,说:元朝有,那就是宣政院。

我讲的不太严肃一点,原来在中央保留的那些跟非汉族地区的关系,真的他就是一个外交文献。就是跟他打交道要注意他死了应该由谁来接班,除了这个管理当地的所有的户口、赋税都没有。但是清朝有,元朝有。清朝要想方设法的为每一个机构找到一个传统的依据,但是理藩院找不到。这是偶然的吗?这是他汉化的结果吗?所以清朝能够有效的把大半个非汉族的中国统一到他的半途里面来,这个成就的取得非但不是他汉化的结果,恰恰是他不汉化的结果。是不是啊?他统治西藏按照西藏的制度来,他统治新疆按照新疆的制度来,他统治蒙古按照蒙古的制度来。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如果是一个汉族的王朝,他一个最理想的国家治理的目标是什么?一个汉族的王朝,理想的国家治理的目标,在这个文献里面的表述可以用9个字来表述。叫作: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车同轨就是全国性的交通网,交通设施;书同文,这个问是什么文啊?是藏文吗?是蒙文吗?当然不是,是汉文。行同伦。是汉族的伦理。

西部中国做不到,为什么啊?你没有办法把那么多汉人弄去从事农业,没有办法从事农业就没有办法汉化,所以就没有办法真正有效的巩固和治理那个地方。但是满洲人做到了,蒙古人做到了,因为满洲人没有想把整个的满洲文化覆盖到整个的半途去,蒙古也一样,所以中国历史上有两个非常有气派的王朝,政府公文都是用同几种字同时发布的。清朝有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叫《五体清问鉴》。哪一个王朝有这样的魄力啊?所以说中国的版图清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就是因为他没有想用他的文化去覆盖全部的版图。

所以我们看到中国的历史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的历史,在这里它就显示出它的意义来。中国真的不是就靠一个汉族民族创造出来的。我已经讲到了中国半途的奠定,清朝以前他的老师实际上是蒙古人,元朝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如果我要再细一点讲的话,我可以把公元2000年往前推,每1000年一个时代。作为一个时代,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半途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形成的。如果我们拿1000年,把一个时间的单位拉的比较长的话,他的变化你就会看得很清楚。如果以1000年为一个单位看看中国发育成长的过程,我想大概可以把它概括成这样四丹。

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前1000年这一段,差不多相当于夏、商、西周那个时代。这个时代的特点是华北各地的史前文化,在经历数千年的交互作用与整合过程后,终于跨过文明的门槛,发育成以“三代(夏、商、西周)”著称的华夏文明。华夏文明实际上主要的地区就是华北,而在华北以外其它的地方有非常灿烂的史前文化。所以在公元前2000年以前,可以说华北的史前文化和华北以外全国各地的史前文化同样的辉煌灿烂。这个我现在没有时间去讲。

但是从公元前2000年-公元前1000年有一个变化,突破了从史前到文明的门槛,其它地区好像没有出现。为什么?这个我们也可以讨论,我在这里没有时间讲了。这是第一个,华北的文明在北方出现了。

第二个阶段,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纪元的时候。

这一千年是华夏逐渐扩大势力范围,一方面他是在扩大势力范围,这样就把没有被同化在自身文化圈内的其他人群排斥到边缘。这样在华北就形成了所谓内夏外夷的空间分布。本来就是处在边缘,本来就是分布在华北最核心的地区,大概就是在公元前一千年到公元纪元形成一个华北核心地区整个的被华夏分布,非汉族的那些分布到了边缘,这就是形成一个华北开始呈现“内夏外夷”的空间分布特征,并确立了自己作为中国经济文化核心地区的地位。在那里形成的中央集权的转制君主官僚制政权,开始把远超出华夏文明地域范围的疆土至于自己的统治之下。

第三个阶段,从公元到公元一千年。

这是汉文明与汉语人群一波紧接一波地从华北向南方社会全面渗透,以越来越快的节奏推动东部中国经济文化均质化的进程。中央王朝将西北部中国纳入自己版图的努力则时断时续、事过于倍而功未及半。你不能说他完全没有效率,他慢慢的在纳入,但是他没有能够真正的把它完全纳入。

南方的农业跟淮水以北完全不一样,淮水以北是旱作农业,南方才种水稻。水稻本来不是汉族的,那么他到了南方当然种水稻。

第四个阶段,公元一千年到公元两千年。

这是南方超越北方,这跟三次人口迁移有关。

南方超越北方,中国经济文化重心南移完成。西部及西北各地区先后被稳固地整合到中央王朝的疆域结构之中。但是,西部中国经济、文化与社会的现代化事业尚待进一步发展。

所谓解决西部问题是今天21世纪中国人的一个历史的任务,这四千年我们所面临的,我们今天要担当的就是这个。西北部大半个中国已经被很稳固的纳入到中国版图之内了,但是他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没有解决。是不是啊?这样的话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历史书上经常讲北方怎么样?文化重心的南移,南部中国的发展,实际上讲的都是东半部的。所以可以说是两个节奏,一个是从北到南,还有一个就是从东到西。从东到西第一步就是把西部纳入到中国的版图里面,但是第二步就有不一样。西部能够用汉文化去覆盖吗?我认为不可以。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就看到,汉文化从北向南扩展的过程中间有三条重要的历史经验。但是这三条经验绝不应该再被复制。

1.向被开发地区大规模移民。

2.以农业经营为基本开发形式。

3.用汉文化来覆盖被开发地区。

历史的影响今天可能还在影响我们,尽管是不自觉的,因为北部中国开发南部实际上是东面的,它就是这三条啊。大规模的移民,基本开发形式是农业,用汉文化来覆盖。但是这三条经验当然现在没有人提出来,但是它会在无形之中影响我们今天解决西部文化的思路,这是一种历史的负担,但它是绝对不应该再被复制的历史经验。

我现在就回到蒙古高原,明清的蒙古。经过了那么多年以后,漠南蒙古回到了经济文化在整个蒙古人里面最繁荣的这个地方,我们讲最初的游牧文化是从漠南走向繁荣,然后再推及到漠北的。这个以后基本上游牧的重心,游牧人群都在漠北,漠南是依附了中央王朝的一些部落,把他分布在漠南。可是到了明清,明代漠南蒙古回到了经济文化最繁荣的地区。为什么这样?实际上跟他最靠近农耕地区的优势资源有关,明清以后大量的汉族人口移入那个地方。

在这里我想讲的是什么呢?蒙古草原或者蒙古高原,我们可以把它始终看作是一个单元,但是它在后来的历史上实际上是两个单元。内蒙古最终变成了中国半途里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漠北”草原最终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不是说历史必然要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它这个里面是有道理的。为什么呢?因为漠南蒙古更多的受到汉地的影响。漠南蒙古和漠北蒙古选择的不一样的道理,这个不一定说必然这样,但是从今天的眼光我们去检视,他有一个;这个过程中间漠南蒙古实际上是变成了整个蒙古人群最繁荣的那一部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现在想讲什么呢?现在经常有人讨论这个问题,包括“内蒙古”、“外蒙古”。甚至有人问我说:“听说外蒙古想回归中国?”我说:这个就是汉人的痴人说梦。是不是啊?一个中国人都那样想,我们的邻国会怎么看我们?他现在是一个独立国家,你不要去讲自古以来怎么怎么样。国际条约体系承认了,他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就要尊重他。所以我们不要开口闭口叫人家外蒙古。我们容易把自己的想法想象成人跟我一样,都是这样想的,然后就变成别人的想法。

我们在对待我们过去版图和现在的现状上面要有非常清醒的认识,版图的问题、领土的问题不是靠自古以来、越古越好来解决的。经常上课的时候有的学生会很疯狂的问我说:“老师你说我们先收复哪个地方?”如果青年人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是讲中国人民是爱和平的人民吗?所以对爱国主义这个概念,我觉得要警惕。爱国主义不一定都是好的东西,过度的爱国主义要危害我们这个国家。但是同时在一个国内我们要很清楚的认识这一点,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不要简单的把中国跟汉族等同起来。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中国一大半的国土上长期住的是非汉族的人口。所以我们要尊重人家。我们不是比喻为兄弟民族吗?

如果你的伯伯或者你的哥哥跑到你家里翻箱倒柜,说:“我们是一家人。”你会怎么想?一家人也分了家的啊。是不是啊?这个问题就是坚持民族的区域自治政策,我认为那是要不动摇的。现在有很多人提出各种各样的看法,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看法。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中国历史和文化也不是汉族一个王朝。这是我老师始终讲的一句话,有这样一个眼光去解决中国的西部问题,我觉得才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因为西部文化不完全是经济,甚至主要的不是经济问题,很多的人把西部问题看成是经济问题,那个地方经济发展起来了就好了,真的是那样的吗?但愿如此。但是我想可能很多事情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所以我们对于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这一点,再怎么强调它都不会过分。爱护自己的多民族国家,就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珠一样爱护民族的团结,要尊重那些非汉族的民族。

好,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姚大力教授下午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讲座,我想我们内蒙的老师可能对内蒙草原和文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里面。如果有老师有问题的话,我想姚教授可以回答1-2个问题。

A:对不起啊。我不是内蒙的老师。我对一个问题一直特别好奇,从您刚才讲的突厥的历史,包括西匈奴的历史。其实蒙古民族在历史上基本上征服了欧亚大陆上所有跟他们共存的文明,除了印度文明之外。蒙古对西藏的统治其实很大程度跟宗教改革有关系,但是蒙古族好像从头到尾没有形成一个自己宗教方面的传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他最后一部分是跟伊斯兰走了,还有一部分跟佛教走了。他的军事力量的强盛跟他的宗教好像完全没有一个对应关系,我不知道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姚大力:这个不一定就是是不是每一个民族完全要形成自己的。汉族也没有啊。为什么我说蒙古人没有向西面都变成蒙古人呢?因为突厥人是一个游牧文化,他跟蒙古人语言不一样,但是他很容易学,事实上他们就很容易的就互相学会了。而中亚的阿拉伯和波斯的世界早就接受了突厥人的统治,所以他们对突厥语言非常熟悉,因此蒙古人不需要在那里推行蒙古语的东西,在那里就用突厥语就行了,因为蒙古人很容易懂突厥语,而当地也是。所以他们到那里不是当地被蒙古化,而是他们被突厥化。所以蒙古没有征服中亚的文明,相反的是他相信了伊斯兰教。

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好,谢谢姚老师。

虽然我们对草原有深刻的感情,但是我觉得可能我们内蒙老师在之前对内蒙草原的历史不一定有那么深刻的认识。感谢姚教授今天从内蒙的文明形成与发展,以及内蒙文明与其它文明交融汇合几个方面给我们分享了严禁与深刻的关于内蒙历史的讲座。

再次感谢姚老师。

我相信只有老师对家乡的历史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之后,才能够教育出更多的优秀家乡学子,把我们的内蒙建设的更加美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