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世和乱世

作者:井底望天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很有历史渊源的。记得美国的学者雷默(就是“北京共识”的提出者)曾经对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进行过实验,让大家看图,图里面是一个大老虎之类的东东。然后问美国学生,大部分都很清楚地知道大老虎,而不明晰其周边环境。而大部分中国学生,都很清晰地知道大老虎和其周边环境。

那么在看世界上面,从汉代起,中国的知识人士对世界的看法,是一个三分法。那就是世界是有乱世、治世和太平世作为主要的基本特征。

太平世当然是最好的世界,不过那更像我们以前儒家的大同社会,或者西方谈的乌托邦,或者现在中国讲的共产主义。这是大家的理想,好好努力就行了,或者你信教的话,那叫做天堂或者彼岸。

当然有人说,你要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就进入太平世了。或者像意大利的前总理老贝一样,卧室里面是酒池肉林,卧室门外美女等着上厕所,那他也觉得是太平世。或者有人说,给老子来点大麻或者摇头丸,那俺也太平世一回。

这些都是个人的判断,与整个社会的判断是不能混淆的。

所以大部分时候,一个社会,就可以说是在治世,还是在乱世了。至于治和乱了程度区别,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而对国家的管理来说,治世的时候,大家日子舒坦些,那么国家机器的手脚就要温和一些。被别人骂娘的忍耐度也要高一些。反过来,在乱世的时候,大家日子郁闷些,那么国家机器的手脚就要粗暴一些,对起四方的乱世英雄们,手段就要雷霆一些,不然的话,有枪就是草头王,野心家们全部是蠢蠢欲动了。

但是在乱世的国家进行适当的集权,必然会带来公权力的进一步缺乏制衡,也会出现更多腐败和扰民的现象。这就必须靠自身的整风运动来平衡,以导致这些腐败和扰民,不会进一步导致社会的乱象。

那么有人要问,自身整风运动,岂不是与虎谋皮?这种观点的幼稚之处,就是误以为整个国家体系,就是一只老虎,而不知道其实体系是由不同的个体组成的。这些个体,因为各种利益上面的牵涉,而成为不同的利益团体。

而且这些利益团体之间,或合纵或连横,并不是固态和永恒的。这些利益之间的博弈,因为一个不同的政策,就会出现不同的同盟或者对手的整合。

而这个博弈中的利益倾轧,就是自身整风运动的一个主要推动力。因为对不同派系来讲,谁都不希望其他人永远坐庄,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轮流坐庄,而且每次坐庄的时候,不能搞庄家通杀。

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架构之下,有两个大环境因素,你必须注意到。

第一个就是整体社会的分配体系,必须做到总的兼顾。你如果大家的日子都向好,有人向得多,有人向得少,那不是问题。但是有很少的人向得太多,大部分向得太少。或者是像欧洲和美国这样,很少的人向得太多,大部分人是不光不向好,而且还失去原有的,导致生活水平下降,那肯定就进乱世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大家的日子都向差,你也要考虑大家同苦,都要做牺牲。

有人问,那么这个时候,大家不愿意自己牺牲,而愿意别人牺牲,咋办?那也很简单,就大家一起抱着玩完好了。这个世界历史上,无法度过难关而灭绝的国家和民族,又不是一个两个。

第二个就是社会内部结构的流动性。在乱世的时候,因为各种现有框架和架构,都失去了被尊重的权威,导致社会内部流动性大增,那么遍地英雄都下夕烟了。啥子朱重八啊,张九四啊,呼保义和玉麒麟等等,都破颍而出了。

其实也可以说,在治世的情况下,内部流动性,就是所谓阶层固化问题,是一个比乱世情况下更要命的问题。或者也可以说,正是在治世的情况下(当然就是治得不那么顺畅的时候),有能力的人,或者自己觉得有能力的人,就在这个内部流动不畅的情况下,明白了现存的体系和架构,已经无法解决自己或者自己同等处境人的生存和发展问题,于是大家就要打破旧世界了。

比如说唐朝的黄巢同学,就是虽然出身是盐商,并不穷,但是有志气要当公务员,老是靠不上,于是要满城尽带黄金甲了。后来宋朝的同志们吸取了教训,扩大了招生规模,但是扩招数量有限,于是张元同学,就跑到西夏,搅动玉龙三百万,给了大宋不少苦头吃。

清朝的公务员考试还算不错,虽然次次都没有让洪秀全同学考过关,倒是补考的时候,加了名额,好歹让曾国藩同学搭了尾巴。

在内部流动不畅的情况下,这个时候的政府机器对暴力的依赖,基本上是治标而不是治本的。可以说是扬汤止沸,而不是釜底抽薪。真正可以起到作用的是,两个手段都要操作。

最近美国人也开始有点明白,光靠现在对乖孩子大学生,大肆地使用过分的警察暴力,是治不了本的。

因为分配极度不公平,本来就是美国的一个常态,在西方世界里面,美国的贫富差距是最大的。但是现在之所以抗议活动如火如荼,其中主要原因,就是社会流动性的路子给慢慢堵死了。

比如说将全美国的经济收入中间划条线,那么出身在下半部家庭的美国男性,只有50%的人,可以移动到上半部。相同的数字,在英国是70%,在瑞典是75%。

看我2008年开的药方,就是九个字–削强藩、均贫富、严吏治。所以要看中国的情况,就是要知道中国和全世界现在开始面临的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都是处于乱世而非治世。这个时候的任何政治和行政改革,如果走的是分权,就是降低国家组织和行动能力,降低国家机器对稳定的维系能力,那么这种改革,不管是你名字叫做私有化,还是市场化,还是国际化,都是对这个国家有害的。

我还专门介绍了大萧条时期,美国的罗斯福、英国的丘吉尔和德国队希特勒的种种政策,都是像集权方向走。

但是如果集权方向的政策,不被严格吏治这样的平衡,而且不舒缓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性变小的局面,那么也是徒劳无功的。

不过说实在的,以中国目前的政治势力结构,和处于关键位置的人群的思维和认知水平,不怕不改,就怕乱来。好在2012年就要换届了,现在在台上的要鼓噪和折腾,似乎也是强弩之末,不可穿鲁缟。而新上任的班子,也许要稳定个3年,才敢做定夺。

而在这个阶段,70后出身的年龄段的思想教育和知识普及至关重要,因为中国的改革为在他们的手上得到实现。如果他们信奉的,就是现在那些每天忽悠的思想界人士们的胡扯,那么大家就要做好坐过山车的准备,不得不接受打破一个旧世界的被选择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