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进化论

狼人进化论

 

 

龙神将

 

 

中国人喜欢讲究花好月圆人团圆,无论是在哪朝哪代,每当一轮明月当头的时候,无论是微风、茶香或是亲友的笑语都令人心旷神怡。哪怕是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就算是家犬对着圆月狂吠也会令人莞尔一笑,当然要是有远山孤狼的嗥叫那更是增加了几分别样的情趣。不过在西方则完全不一样,圆月和狼嚎都足以令欧洲人畏惧战栗,因为这两样因素都是一个可怕魔怪的象征,那就是狼人。

中国人听说欧洲式狼人故事的历史不长,不过是近几十年中西方文化产品交流的结果。在人口密集的中华大地上要想见到野狼实在是难事,更别说狼人这一妖怪舶来品了。但是拂去历史的尘埃回顾的话,你会发现狼人这种传说中的黑暗生物并不只是一个幻影而已。在愚昧和残暴的驱使下,这个臆想中的恶魔曾经使得那么多的人遭受苦难。这不是一篇狼人的童话故事,而是一段关于愚昧的概念是如何演变为真正恐怖的历史。

 

一、狼人的雏形

虽然关于狼人的神话大多起源自欧洲,不过对我们影响最深的还是来自美国的魔幻影视作品,一部好莱坞电影就足以在我们脑海中奠定狼人的形象,这就是强势文化传播的作用。有部好莱坞电影讲的是一个家族的男孩在成年后每月月圆时都自动变成毛孩般的狼人,于是被人看不起的男孩凭借超自然力量成为篮球队的主力,还赢得校花的爱情……幸而这种太过于离经叛道的狼人题材电影只是少数,老美基本上还是按照欧洲祖先的老路子来刻画狼人的。传统中的狼人们是一些被邪恶法术侵害的普通人类,每逢满月之时会变身兽化成狼头人身怪物,对着满月嗥叫开演唱会,更要用人肉和鲜血当晚宴的菜肴。

要介绍狼人概念的起源,就必须首先厘清古代神话体系中对于狼的评价。狼在古代神话系统中一直是被视为狡诈而凶悍有神性的动物,于是拥有不亚于人类部落社会性和组织性的狼群自然被原始人类所注意,以原始人类的视角来看,狼这种极具威胁的动物与自己并没有多少分别。事实上狼群是原始人类更优秀的猎手,这样一来狼成为图腾崇拜的偶像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部分土库曼人和印第安族特林基特人和伊罗克人认为自己就是狼的后代,同样居住在白令海的爱斯基摩人也有一样的传说。斯拉夫人对于狼的迷信非常有趣,他们一般不会直呼其名,而是称之为棒小伙、长尾巴甚至是叔叔大爷,以免招惹狼群惹来灾祸。乌兹别克人认为狼骨和狼心能够保佑产妇母子平安,男子兜里如果没装几颗狼牙做护身符是不好出门的。勘察加人认定狼定能保佑妇女免于生出不吉利的孪生子,布里亚特人坚持认为皮肤病患裹进狼皮睡一觉一定可以得到痊愈……

就连上古时期的中国人也对狼大为敬重,《诗经·国风》中这样描述德高望重的周公大人: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翻译成现代语大意如下:老狼走起路来身体一起一伏,向前时腿碰到肥厚的下巴,後退时绊著大大的尾巴。豳公的后代子孙宅心仁厚声誉无瑕,这位贵人生得心宽体胖,他穿着华美服装腆着大肚子多像一头老狼的风度!对于这首诗到底是赞美周公的翩翩风度还是暗讽周公是大尾巴狼一直有所争议,不过狼能够对应权贵的身份也说明对其地位的肯定。

 

现在让我们回到狼人神话的发源地希腊——罗马文化圈,看看狼在那里的待遇吧。母狼养活罗马城的创立者罗穆尔和列姆的故事早已流传已久,不过罗马人眼中的狼除了当奶妈之外还是位魔法师:公元一世纪罗马学者普林尼·斯塔尔希记述了罗马人认为狼头拥有魔力的习俗,当时各个贵族庄园的门上都挂一个狼头以借神威,大体上与中国大户人家门口会放一对石狮子一样。顺便提一下,意大利农村至今还用狼爪子给牲畜辟邪祛病。而更早期的希腊人则对于狼有较为独特的理解,他们认为公狼勇敢母狼淫荡,希腊神话中的几位与狼有关的女神都是小亚细亚的舶来品,并且没有如埃及神话中阿努比斯那般的神圣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但是希腊人对狼是格外小心的,雅典人规定猎人打死狼之后一定要负责埋葬,这是因为希腊人相信狼与人接触后可能会产生一种非自然生物“活尸”。“活尸”由于自杀或者生前被开除教籍的缘故,死后不能被埋葬在经过了宗教仪式祝福的土地上,于是成为离开坟墓无意识地四处游荡的僵尸。教会只要取消开除教籍的判决或者进行一次祝福救赎仪式,就能让他们获得安宁。这就是最初的欧洲狼人雏形,找不到关于他们会食人血肉或杀伤人命的传说。源自希腊的活尸传闻很快传遍罗马帝国,开始信奉基督教的罗马人进一步将这些被神遗弃者的恐怖故事传遍四方。当时人们对于僵尸的态度是厌恶而不是恐惧,就像是对待一些难以清除的垃圾一样。

 

二、乌头草的故事

 

希腊神话中有不少半人半兽的人物,但是却没有一个符合后来狼人形象的标准范例。与狼人扯得上关系的是世外桃源般的山地国度阿卡迪亚国王莱卡翁,这位倒霉蛋虽然并不缺乏治理国家的手段,却因为对来访的丘比特招待不周而被变成了狼。传说丘比特化身为旅行者前去试探莱卡翁,结果怀疑来人身份的莱卡翁也打算试探丘比特。于是莱卡翁命人将人肉冒充羊肉端给丘比特,从而令神灵暴怒受到惩罚。有种说法是莱卡翁的后代就是狼人的祖先,不过这一传说流传范围并不广泛。

令“活尸”概念产生根本变化的重要道具是乌头草。影片《范海辛》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这里的乌头草是什么呢?答案就是中药里的川乌和草乌,中医认为它们的属性是“辛、苦,热;有大毒。归心、肝、肾、脾经。”,药理作用是“祛风除湿,温经止痛。用于风寒湿痹、关节疼痛、心腹冷痛、寒疝作痛。”而乌头草内涵多种剧毒生物碱,过量服用会产生麻醉大脑神经,诱发精神错乱的作用,严重时会导致死亡。

公元一二一六年十月十九日,绰号“无地王约翰”的英格兰国王约翰·雷克兰以自己可怕的传说延续了莱卡翁的悲剧故事。生于牛津的雷克兰是英国历史上最不得人心的国王。他杀害了哥哥的长子亚瑟夺得权利,又与不肯打酱油旁观的法国国王菲利普二世打成一团。一二○六年,雷克兰剥夺了坎特伯雷大主教兰顿的职务,因此与梵蒂冈闹翻。两年后雷克兰被剥夺教权逐出教门,在中世纪时这种惩罚是恐怖的,因为意味着英国民众无法得到上帝的救赎而注定下地狱。这样一来老百姓不干了,于是雷克兰被迫于一二一三年向教皇屈膝投降认错。在英法战争中,雷克兰连遭失败。本来英格兰在欧洲占据了不少领土,结果被这位国王弄丢了大部份,所以他才会被称为“无地王”。打仗是要国库出钱的,国库出钱是要征税的,这样一来前方接连失利,后方横征暴敛,还害得国民的灵魂无法得到救赎,于是贵族和僧侣们都怒了。贵族们发动叛乱,僧侣们则负责煽动,最后雷克兰在纽瓦克黯然而死。而民间传说并不放过这位暴君,英格兰人风传雷克兰不得善终,他被一名僧侣投放的毒药乌头草弄得精神错乱发狂而亡。大伙埋葬暴君时听见他的墓穴中传出各种可怕的嗥叫,于是大无畏的英格兰乡民把国王的尸体拖出任其腐烂——这很难说不是被教会挑唆的结果。本想着无地王就此化为粪土,可是不久就有人爆料说看见化为怪物的国王僵尸在森林之中游走咆哮。这位不甘心死亡的暴君是今天狼人传说的源头,在他的故事中充斥着死亡、暴虐和恐惧,乌头草导致狼人出现的说法也由此确立。但是僵尸雷克兰是否就是狼头人身的怪物这一点没有准确记载,他与狼是否有过接触也不得而知,只有黑暗森林中的一声声嗥叫让人想起对月嗥叫的野狼。

这一时期的乌头草受害者同样也没有伤害人的传闻,哪怕是无敌王这样的暴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层层洗刷不掉的恐怖气息开始笼罩在狼人身上,迷信的乡民们不断将被狼群咬死咬伤的人畜说成是僵尸为患的牺牲品。三百年后,关于狼人的恐怖传闻已经传遍基督教文明的每一个角落。这种越演越烈的恐惧意识促使官方也难以坐视不管,于是来自官方的认定出现了。

 

三、狼人传说的成型

 

一四一四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曾经通过在亚琛召开的基督教全教大会废除了当时并立的三位教皇,从此扭转了教皇干涉各国世俗政治的趋势。但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这位手段圆滑的皇帝促使教会正式承认了狼人的存在。西吉斯蒙德的这一举动说明了民间对于恶魔传说的畏惧情绪已经使贵族难以置之不理,如果不做出反应可能会被视为无视民间疾苦丧失民心,迷信能够达到威胁政权的程度在人类历史上屡见不鲜,狼人算是其中的沧海一粟。虽然正式承认了狼人的存在,但是基督教会对于这种怪物究竟能够带来多大的危害并无准确的“认识”。事实上狼人之类的传闻多少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风气,一位德意志的神父曾向教会写信抱怨说自己教区的乡民难以教化,虽然他们每到礼拜日总会来到教堂虔诚的忏悔,但平日躲在树林中偷袭杀死孤身过路人抢劫财物的时候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那么狼人怪物究竟替杀手强盗背了多少次黑锅呢,这实在是不得而知了。此外欧洲各地还发生过不少年轻人披着皮毛冒充鬼怪连夜跑到情人家里厮混的案例,一桩桩风流事也顺便被狼人出没这个幌子给遮掩了。以至于中世纪的社会舆论往往将那些小混混和流氓斥之为狼人,以示对其的深恶痛绝。

西吉斯蒙德并不是惟一一位对狼人做出反应的世俗统治者,被历史学家誉为最不受欢迎国王之一的法王路易十五世在位时期也曾讨伐过狼人,当时法国吉瓦登山地的盗贼杀人后往往假借狼人作祟来掩盖罪行,在一七[**]年到一七六六年之间上百人被所谓的狼人所杀。碌碌无为只顾泡妞的法王这次突然来了精神,他以六千镑金法郎为赏金通缉捉拿狼人罪犯。法国政府派出五十名干探捕捉狼人未果,干脆在当地征发壮丁两万余名四处搜捕,结果自然是弄得地方上鸡飞狗跳依旧毫无结果。感觉没法下台的路易十五大为光火,干脆下令在当地剿灭狼群,正所谓跑得了狼人和尚跑不了狼群这座庙,当地的野狼顿遭灭顶之灾。

最后,还是法国民族英雄约翰·贾思丹大侠挺身而出才解决问题。一七六七年六月十九日,贾思丹先生宣布自己杀死了传说中的吉瓦登狼人。国王陛下闻讯大喜,立即令大侠带着狼人到巴黎验货领赏。于是贾思丹花费两月时间才磨磨蹭蹭地把狼人尸体送进凡尔赛宫,由于缺乏必要的防腐手段,路易十五见到的只是一具令人作呕的高度腐烂尸体。本打算开眼界的国王陛下忙不迭地下令立即把尸体拖出去埋掉,以免得浪费自己太多的香水。虽然没有看清狼人的长相,但是路易十五还是很好奇地想了解贾思丹大侠是如何降服狼人的。贾思丹先生行走江湖多年,自然知道如何打法国王搞定赏金。他煞有其事地宣布是使用了受过神父赐福的银质子弹才能克敌制胜,为乡民去掉祸害替君王分忧解难云云。经过大侠一顿海吹之后,晕晕乎乎的路易十五拿出金币重赏勇士。这是历史上第一此记载使用银质武器杀死狼人的记录,在此之前欧洲人相信用开水煮或用火烧才是正确的办法,现在可好档次一下子上去了,买不起银器的穷人出门碰见狼人的话简直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对狼人充满兴趣的路易十五缺乏治国手段,他既无法挽救国家财政,更无法抑制平民的反皇室情绪。他的情妇蓬巴杜夫人对他说:“我们死后,将会洪水滔天”。但是这句话很快被革命的宣传家们描述为路易十五说过“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于是法国民众的愤恨使得波旁王朝的统治决堤溃坝。路易十五死后十五年,改变世界的法国大革命爆发。

 

随着狼人出没的传说愈演愈烈,教会终于开始全欧洲范围内的官方调查,于是从一五二○年到十七世纪中叶,在欧洲发现了数万“变狼狂”患者。所谓的“变狼狂”是一种精神错乱的表现,患者臆想自己是狼进而产生种种古怪的举止。另一方面狂犬病等疾病的症状也被视为是狼人身份暴露的表现,尤其是狂犬病发作时那种可怖的表现,给欧洲人留下极深刻的印象,狼人的“狂暴”秉性也越来越被大众接受。还有一些所谓的狼人是多毛症患者,这种返祖现象的受害者全身毛发异常发达,在当时看来简直是证据确凿的狼人无疑。除此之外,欧洲人眼中的异教徒蛮族人士崇拜狼,披狼皮、佩戴狼牙等习俗也令教会认为狼人是异教信仰的产物。结合宗教裁判猎巫运动的余波,狼人终于被教会彻底定性了。

于是,狼人成为了宗教裁判所口中最危险的魔鬼,后来又演变成嗜血的恶魔。无数人被屈打成招,承认自己的“狼人”身份。比较著名的狼人案有一五七三年,加尔斯·吉尼安被当作狼人处火刑烧死;一五八九年,德国科隆的斯多贝·彼得狼人案涉及吃人和多桩谋杀罪,斯多贝声称自己有条魔法腰带可以让他变成狼人,这无疑是受到德国乡村传说的影响,但他的认罪是受刑不过还是纯属妄想已不得而知;一六○三年,法国人让·格勒尼埃的案件则比较另类,这位投案自首的狼人声称自己是一系列谋杀案的元凶,并招供称自己有一张可以变成狼人的狼皮。不过有趣的是宗教裁判所却认定此人是个疯子而放过了他——不过没有放回家而是将其永久囚禁在修道院里。

虽然教会已经为狼人的存在和性质进行了定性,但是狼人的外形、生活习性以及产生原因和消灭方法还有待探索,所以在官方的鼓励之下,民间迷信迅速将狼人的形象丰满起来,关于狼人的传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神鬼学对此推动颇大。所谓神鬼学无非是将臆想中的魔鬼划分种类、标明属性,以便为迷信活动提供方便。

经过几百年的不断添油加醋之后,欧洲狼人传说也终于迎来了丰满成熟的时刻。大家约定俗成地认为狼人分为三种:纯粹的狼形态、满身长毛的狼人和毛发生在皮下较难被发现的人狼。其中还是以狼人的概念最为普及,狼人在变身之后一般会丧失理智,其原因被推测为由于身体构造突变而带来的巨大痛苦导致。丧失理智的狼人会沉迷于人畜的血肉,尤其那些隐身于人群中的狼人往往选择对身边人类下手,所以它们是人类最凶恶的敌人之一。

有一些地区认为狼人是可以随意控制自己变身的,但有一个先提条件那就是必须找回自己变身前脱掉的衣服,否则就会永远保持狼人的形态。为了保证自己可以变回人形,有的狼人会施法将衣服变成石头等等。有个悲惨的民间故事讲述一位狼人被自己的妻子背叛,在他变身后妻子拿走了他的衣服……后来这位哥们终于找到了改嫁的妻子,一口咬掉她的鼻子作为惩罚。波希米亚人一直有老狼人会拐骗幼儿到山洞里吃掉的恐怖故事,据说狼人平时会将狼皮脱下来变成慈祥的老奶奶来遮人耳目,要想除掉这可恶的狼人就必须烧掉她的狼皮才行。在俄罗斯一直流传着狼人家族的传说,这些狼人属于狼人中的人狼一类,平时把狼的毛发藏在皮肤下面,相貌与正常人一样。这些俄罗斯的狼人一到夜间便会把皮下的毛发翻转过来,一边长嗥一边袭击村社,这帮家伙喜欢把小鸡连毛吞下肚里,或是在晚上去墓地挖掘新掩埋的尸体当夜宵。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德意志地区的某些乡村认为狼人是最优秀的猎手,可以令厨房中永不缺乏野味供给。北欧一些地区还认为狼人是神灵赐给勇敢战士的恩惠,足以令他们在战场上变身为无敌的狂战士。但是在绝大部分地区和时间里,狼人无疑是一个贬义词,他的存在就是基督徒的梦魇。

 

历史对于我们而言,有时候不过是一转念的概念罢了。随着时代的进步,狼人的身影早已离我们远去了。到今天为止,欧洲大地上已经没什么人继续相信狼人的存在。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乡村地带仍有在子女众多的家庭中,由大孩子冒充长辈防止弟妹们变成狼人的习俗,据说是因为狼人会从人类家庭中多余的孩子中发展新成员。不过这种习俗就如同我们过年时燃放爆竹一样,名以上是除夕,但并不是真的要除掉什么恶兽“夕”。今天的狼人只是一个符号般的概念,这个臆想的产物依旧在人类的幻想世界中奔驰呼啸,而真实世界中的野狼,正在灭绝与否的边缘苦苦挣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