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研哉的禅学世界

作者:子游

上两周时间,读了两本书,其中一本是日本平面设计大师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读来感触颇深。设计到底是什么?这是日本平面设计大师原研哉对自己提出的问题。经过二十多年的探索,他把自己的理解提炼成一本有趣的著作:《设计中的设计》。书中揭示了“日常生活”所具有的无限可能,如果我们能以新鲜的眼光去观察,“设计”的意义定会超越技术的层面,为我们的生活观和人生观注入力量。相对中国设计师来说,日本设计师更具有改变世界的强烈价值观,像原研哉、隈研吾、深泽直人等,除了在设计领域卓有建树之外,也充满了济世情怀和思考热情。中国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要在艺术设计中进入大境界,不在思想上进入大境界是不可能成功的。

原研哉在中国最为熟知的作品就是无印良品。提到大师的名字,我想大部分中国设计师都是怀着敬畏的心情,并豪不吝啬将各种溢美之词用于他的设计。的确,看原研哉的作品,有序、精致、严肃而从容,你能从中感受到他的思考,好像一个时间罗盘,一圈一圈的将观者带回到一个最本原的世界,发现原始之美。看原研哉的书,那些随处可见的启发、蒙示、思省和反刍每每都给人以醍醐灌顶般的酣然。

设计是个跨行业的产物,不象画画一个人便可造就伟大的艺术,设计需要文化、科技的支持,还要有开明企业家的鼎力相助。其内在追求在于回到原点,重新审视我们周围的设计,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来探索设计的本质。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是将已知的事务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禅宗在印度兴起,中国光大,而日本人不但理解了,还影响到了设计产业,渗透到对字体、图形、材料的感受之中。在禅者的眼中世界没有一丝的污浊和瑕疵,最脏最渺小最无知的是自己,原研哉用无印良品诠释了禅宗的境界。

原研哉

对设计的理解
原研哉对设计是这样理解的:“设计,就是将人类生存的意义通过制作过程予以解释。”,和艺术相比,“设计基本上没有自我表现的动机,其落脚点更侧重于社会。解决社会上多数人共同面临的问题,是设计的本质。在问题解决过程——也是设计过程中产生的那种人类能够共同感受到的价值观或精神,以及由此引发的感动,这就是设计最有魅力的地方。”他主张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来探索设计的本质。

关于“无”
作为无印良品的第二代设计师,原研哉为无印良品提出了“虚无”(EMPTINESS)的概念,关于“虚无”,他说得极好:“用空无一物的容器取代信息本身,为受众留出想象,它们所给出的意义填充和容器共同完成信息传达。”他举了好几个他喜欢的去处,让我对日本人当今的审美意趣非常赞赏,也深觉羞愧。因为那种风雅、宁静、和谐曾经是我们中国曾经有过的,却在历经沧桑与狂乱中丢失了。其中,建筑家竹山圣起的位于加贺的“无何有”旅馆给我印象深刻。“无何有之乡”是庄子在《逍遥游》中的名言。在旅馆的中间有个一个长满杂木林的庭院,浑然天成。所有客房都有一个直接面对庭院的大窗户,新叶的绿意成为光线穿过树叶进入房间。每个客房有一个与浴室,热水注入桧木浴槽,树影映入。用原研哉的话来说,这是一个“一个除了树叶被风吹过时会飒飒作响之外再不会有其他声音的空间”,“一个收纳了庭院景观和前来度假的旅客的时间的空容器,这就是‘无何有’。”

关于“阴翳”
日本的艺术与设计,有一种独特的气息。原研哉推崇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这篇文章体现出这小岛上人的对于自然和风雅的特殊感悟。于是,我专程一读。《阴翳礼赞》大约两万字,娓娓道来东方之美。日本居室的美与否,完全取决于阴翳的浓淡,别无其他秘诀。“有人认为日本菜肴,与其说是食物,不如说是观赏物品,而我则以为不仅如此,且可视为冥想的对象。我以为这是在“暗”里闪烁的烛光与漆器合奏出的无声音乐起的作用。漱石先生在《旅宿》中赞美‘羊羹’的颜色,那不也是冥想的光色吗?玉一般半透明的朦胧的表层,仿佛其内部深处在吸取日光,如梦境般衔着微光;那种色调的深沉复杂,西方点心绝不能与之比拟。”实际上,日本的审美受到中国影响颇大,《阴翳礼赞》中讲到“中国人还爱玩玉石,这种经历几百年空气侵蚀而微妙地凝结成微浊的宝石,其最深奥处含有谈弱的光彩。中国人对此竟如此感受其魅力,这恐怕只有我们东方人才有这样的爱好吧。这种宝石既无红宝石绿宝石那样的色彩,也无金刚钻那么耀眼的光泽,有什么可爱呢?可是一看那暗淡的表层,就觉得这确是中国的宝石,而且历史悠久的中国文明,好似凝结在那浓浓的朦胧之中。”惜乎!中国人现在喜欢的是钻石,喜欢的是热闹、豪华和大,喜欢的是大理石罗马柱加上明亮宽大落地窗的别野。阴翳典雅的美处,反倒要从邻国找寻回来。

关于“自然的睿智”
除了专注于对“虚无”、“简约”、“暗淡”的热爱,原研哉尤其主张与自然的和谐。他喜欢鹿儿岛机场附近的旅馆雅叙苑,由田岛健夫建造。主人的另一个新计划是“天空的森林”,在山顶上修露天浴室,尽量减少人工的事物,营造出一个让时间在自然的韵律中慢慢流逝的场所,不是施加人工的力量,而是等待自然的给予。“与自然的相处方式其实就是‘等待’。等待着,等待着,不知不觉间,我们就感受到了自然的丰饶。”看了这句话,我觉得原研哉应该是我的知己。

对比一下日本和中国最近一次世博会的主题。2010年中国的上海世博会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2001年日本爱知世博会主题是“自然的睿智”。从两个国家的发展历程上来说这是很可理解的选择。毕竟,21世纪改变世界的最大事件之一就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不可避免的城市化将中国推向了“城市”议题,也或者,这是上海作为主办城市的必然选择。而日本很早就开始面临资源的匮乏,他们对于土地、森林、海洋、能源的珍惜,源自他们深入骨髓的危机感:大洋中的孤舟。不过,日本之于地球,也是地球之于宇宙的一个缩影。今天日本的生存危机,其实就是明天世界的生存危机。中国即使地再大十倍,拉开到宇宙的时空中看也不过是一枚孤舟。所以,原研哉又对他在无印良品中的设计理念进行了“这样就好”的解释。“这样就好”不主张个性突出,不是“这个最好”的个人意志宣言。他认为,“这样”中所蕴涵的“抑制”、“让步”以及“退一步海阔天空”比“这个最好”更接近真正的自由价值。他说,今天的世界到处都是“文明的冲突”,这说明长久以来自由经济所提供的利益追求是有限度的;仅仅是主张自己文化的独特性是无法与世界共存的,在今后的世界中,关注全局,抑制利己主义的理性精神将会取代小众文化优先的价值观。“世界合理价值”(WorldRationalValue)或许就是一种以理性的爱来利用资源的哲学。

原研哉

后附:原研哉设计话语录(2011年在中国的演讲。内容来源于互联网)。

给一件事情下定义或用文字记述下来并不见得就是对其有所了解。如果能够先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然后再尝试挑战其真实性,才有可能深入了解它。

我们观看世界的视角与感受世界的方式可能有千万种,只要能够下意识地将这些角度和感受方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就是设计。

创造力的获得,并不是一定要站在时代的前端。如果能够把眼光放得足够长远,在我们的身后,或许也一样隐藏着创造的源泉。也许未来就在前面,但当我们转身,一样会看见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积累了雄厚的资源。只有能够在这两者之间从容穿行,才能够真正具有创造力。

所谓设计,就是通过创造与交流来认识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好的认识和发现,会让我们感到喜悦和骄傲。站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交集点上,远远眺望包豪斯运动,可以看到一颗颗闪亮的星星。我们都很清楚,在面对历史的时候,如果不把眼睛眯起来,慢慢眺望,就会容易在某一个局部中迷失,失去看到整体的机会,更谈不上抓住它的本质了。

在现代主义设计中变得疲惫不堪的设计师和对新信息表现出成熟世故的消费者一拍即合,共同营造出了一个充满着嬉戏精神的世界。

技术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作为个体对知识的把握能力,一眼望不到尽头。但现在的思想和教育却依然在想着如何追赶上技术的步伐,这是很不妥当的一件事情。

“形式与机能的研究”这样一种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因包含在设计的行为里,使得设计在经济动力的作用下运动的同时,也保持了作为冷静的求道者的一面。

设计在产业社会中是不可或缺的,环境规划的合理性能否实现很多时候都要依仗于此。当技术取得进步,为生产和交流提供出新的可能性时,设计总会担当起探索最佳答案的角色。

在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中蕴涵着无数设计的可能。并不是仅仅只有制造出新奇的东西才算是创造,把熟悉的东西当成未知的领域再度开发也同样具有创造性。

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价值丰富的文化积累。如果能够把它们看成是陌生的东西,加以活用,是比无中生有更了不起的创造。我们的脚下埋藏着巨大的矿脉。我们需要的只是发现的眼睛。

创意并不是要让人惊异它崭新的形式和素材,而应该让人惊异于它居然来自于看似平凡的日常生活。不断的开发出这些创意才是真正的设计。

媒体数量增多并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交流的方式也随之多样化。交流设计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些媒体合理整合。对于设计而言,新旧媒体并无太大不同。

设计要做的,是将它们放到一个宽阔的视野中,综合地加以利用。

设计不是隶属于媒体,相反,它的作用在于探询媒体的本质。媒体的情况越是错综复杂,设计的价值也就更为清楚明了。

信息传达的目的并不是通过强烈的视觉冲击来吸引人们的注意,而是要慢慢地渗透到五官中去。在人们还没注意到其存在时,成熟、隐秘、精密、有力的传达已经悄然完成了。

设计是从生活中发现新问题的行为。我们的环境是由具体生活着的人构成的,它所走向的前方,就是技术与设计的未来。

RE-DEDSIGN(再设计)其内在追求在于回到原点,重新审视我们周遭的设计,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来探索设计的本质。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经由制作合理的物品,来探索人类精神中普遍性的平衡或协调,就是广义上的设计思考。换而言之,所谓设计就是将人类生活或生存的意义,通过制作的过程予以解释。

设计基本上没有自我表现的动机,其落脚点更侧重于社会。解决社会上多数人共同面临的问题,是设计的本质。在问题解决过程——也是设计过程中产生的那种人类能够共同感受到的价值观或精神以及由此引发的感动,这就是设计最有魅力的地方。

单单从生活的立场来看,设计也具有一种批判性。设计的这种性质由来已久。若我们去追溯设计概念的缘起、设计行为的发生,就会发现设计本身就具有批判性。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似乎到处都充斥着设计:地板、墙壁、电视屏幕、CD、书籍、啤酒瓶、照明器具、煤气炉、浴衣和杯垫等等。这些的确都是设计的产物。

将这些日常用品陌生化,再进一步捕捉到新鲜感进行再设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够做到这一点,才是一个一个设计师。

我虽然是一个平面设计师,并不仅限于在视觉领域做我的工作。我尝试着从触觉开始,设计各种各样与感觉相关的媒介,进行信息的传达。

人不仅仅是一个感观主义的接收器官的组合,同时也是一个敏感的记忆再生装置,能够根据记忆在脑海中再现出各种形象。在人脑中出现的形象,是同时由几种感觉刺激和人的再生记忆相互交织而成的一幅宏大图景。这正是设计师所在的领域。

所谓印象,就是通过感觉器官接受外部刺激,并把这些刺激和人脑中原有的记忆组合、联系而生成的结果。设计行为,则是以这种组合而成的印象为前提,并且有意识地干预这一组合过程的行为。

标识原本只是带有引导功能的信息“指示”,但只要这种标识在空间中存在,就必然依赖于一定的载体,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载体,字和箭头等符号都将飘浮在空中,无所适从。

白色可以会激发出人们关于“背景性”、“包容力”、“现代感”、“品位”、“高级感”、“更新性”等各种各样的联想。背景性和包容力,现代感和品位,和谐统一于白色这一色彩之中。

我认为现在书籍作为媒体仍然是有效的,这种效果并不像社会大众所认为的那样有所减退。我选择书籍这种媒体。因为我想把这些信息,用印刷在纸上的文字形式让读者体味,有了重量才会有手感。我想以物质的形式来传递信息。作为设计师,就是要赋予读者手中的这本书以最好的感觉,在酿造这种良好的感觉上下工夫;不是把信息单纯看作从左向右移动的物体,而是要以珍惜信息的态度来理解书籍的魅力。

我并不是无意识地使用纸,而是在有清晰、明确认识的情况下才使用纸张。正因为电子媒体的兴盛,纸才能够恢复它原本作为“素材”所具有的魅力。

如果把电子媒体作为信息传播的工具,那么书籍就是“信息的雕塑”。今后的书籍,既然选择了纸这一介质,如何最好地发挥出它的特性,就变得非常重要。这对纸来说是一个好课题。

在当今时代,不能只是贩卖单个商品,更为重要的是要把这些生活用品组合起来,形成一个生活样式,再进行推广。

无印良品的理想,是它生产出来的商品,一旦被消费者接触到,就能触发出一种新的生活意识,这种生活意识最终启发人们去追求更为完美的生活样式。

“世界合理价值”(WORLDRATIONALVALUE),或许就是一种以理性的态度来利用资源的哲学。人们已经认识到环境问题关系到地球与人类的未来。我们今天要解决的,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实践寻找到更为有效的对策。今天的世界到处都是“文明的冲突”,这说明长久以来自由经济所提供的利益追求是有限度的;仅仅是主张自己文化的独特性是无法与世界共存的。在今后的世界中,关注全局、抑制利己主义的理性精神将会取代小众文化优先的价值观。

时至今日,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搜集世界各地的“普遍性”,以及在各种文化中诞生的“这样就好”,然后再以最合理的设计生产商品,使这一商品在世界范围内得以流通,这就是未来的无印良品。

所谓传达,并不是单向度的发出信息。首先应该明确广告要传达给大众一个什么样的概念,然后再用清晰、易解的方式传达给大众。但是,不是所有的信息传达都必须遵循这一准则。有时候,可以用空无一物的容器取代信息本身,为受众留出想象的空间,他们所给出的意义填充,和容器共同完成信息传达。

“小处着手,大处着眼”是我经常拿来提醒自己的一句话。我并不想用领先半步的立场来观察周遭的世界。我想做的是在一个可以俯瞰过去、现在与未来的视点上来思考问题。

在对细节的处理中,我们慢慢积累一些经验,提高自己的感受能力,最终达到了一个更好的境界。

设计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对企业来说,是一种重要的经济资源。对设计的冷静、准确而有效的使用,能增加企业的沟通能力,提高其竞争力。

为了更好地发挥出设计的力量,我们就需要加深对它的了解,掌握它的运用方法。这是设计师们的日常功课。

今天的市场是一个细分化的市场。针对每一种消费者,企业都应该做出详尽的调查,他们喜好什么?他们的潜在欲望又是什么?这都是企业应该用心研究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预测出市场动向。若是在美感很差的国家做精密的市场调查,那就会制造出美感很差的商品,然后在那个国家会卖得很好。如果是在美感很好的国家进行市场调查,那么会制造出很有美感的商品,也一样在那国家大卖。

身为商品主体的市场其欲望的质,会左右在全球化市场中商品的优势性。若不将焦点聚集于与一般行销管理不同的深度,则无法看出此问题。考虑这问题的就是“欲望的教育”。

正因为是“空”的容器,才有收藏东西的可能性,就其拥有未来的可能性这一点,非常丰富。自古以来,无论在中国或日本,皆有运用这潜在可能性的“力量”的思想。

发现隐藏在自然当中自然本身的质,并且使其绽放光芒的一种技巧,不是压抑或管理生命,而是一条挖掘出深埋在生命中的无限情报,且带给世界丰富意涵的通路。

世界博览会今日的意义,就在于要指明在未来中最重要的主旨,以培育下一个时代技术与思想的种子。

身为设计师的我,还是想要参与意图很明确、有志向的计划。我对于“反对核弹”或“反对战争”等等为反对而反对的工作并不没有兴趣。设计是只在计划某件事物上面,才会发挥功能的东西。不论是环境问题,或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弊病,要如何才能改善呢?即使是一小步,为使现状趋于更好,我们该如何做呢?我希望在这种积极的情况下,使设计发挥相当强力的功用。

设计师的工作,并不只是设计实践。在当下环境中,为设计找到一个适合的场所,并对设计领域重新配置,对于设计师来说也许是更为重要的工作。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和洞察能力。所以,设计师要时刻保持对社会的敏感度。因此,顺应时代的变化,对设计领域重新配置,就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

在今天,随着媒体的多元化发展、信息量的迅速增加和传播速度的增快,传媒环境也相应地发生了巨大变化。传媒是什么?信息是什么?设计的职能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应该得到自己的答案,否则设计的内涵在变化的社会环境中会日益稀薄。

在传媒领域,设计师担任着类似医生的角色,他们要做的是通过信息传达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设计师的职能不是提供单一的捆包式服务。如果社会对设计产生了这种误解,我们必须给予更正。设计理应对所有的传媒领域都有发言权,应该通过传媒去把握事物的本质,向社会传达出相应的信息。留恋旧媒体和迷恋新媒体一样都是不适合的。媒体本身并不具有创造性设计应该在所有的媒体中都能发挥作用。媒体进化,设计也应随之进化。

“设计”行为的本质只有一个。在当今社会,重新认识“自身的职能和社会的立场”对现在的设计师来说,十分必要。同时,拓展新的设计领域、探究新的设计形式,也十分重要。

对设计师来说,信息就应该是一种产品。既然是产品,质量就应该有保障。

信息质量的提高,能使其更便捷、迅速的传播。设计师的任务就是提高信息的品质,增强传播的力量。技术的进步并不能直接带来信息品质的提高。“如何更容易了解?如何令人更加舒适?如何更为简单地传达?如何才能让人感动?”——这些才是衡量设计师的信息处理能力的尺度。

“清晰”是信息的基本品质。如果信息很重要,但形式很难被人理解,其品质也不能算好。设计师的工作要领之一就是要对信息进行整理,通过冷静的构建让信息明了易懂。

“独创”就是用没人用过的崭新方法表现信息。清晰固然是必要的,但仅仅是清晰并无法保证信息被人接受。只有具有独创的表现形式,才能引发人们的兴趣,为之感动,进而接受信息本身。这并不是很难理解的问题。通常人们就认为设计师的工作意义就在于独创。

幽默代表层次极高的理解。人们如果不理解内容,是笑不出来的。只有在理解内容之外,还能够从其他角度进行欣赏,人们才能笑出来。不光是把握内容,并且还能从其他角度对其进行欣赏,幽默才能够实现。那些能够理解信息的“幽默”品质的人,自然就是信息传达的高手。

生命有大美。自从生命诞生以来,各种生命活动——信息生成、信息传播和信息保存,循环往复,使得各种生命体繁衍不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信息,就其形式和内容而言,都可以被称为信息的最佳方式。当我们在思考“信息之美”时,一样可以从“生命之美”那里得到弥足珍贵的启示。

只有跳出单纯的设计领域,把目光投向其他的传达领域,传达设计才能拥有更为广阔的空间。对一概念的深刻领悟,能让我们拥有一个更为宽广的视野,更好地观察世界。

平面造型设计这个工作,就是利用印刷工艺对所有的视觉素材进行编辑,最后制作成思想的载体。书是文字、语言的思想,是知识的载体。我觉得通过印刷工艺,使被认可的智慧在社会中保存下来,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无论信息传播媒介的种类是什么,对我来说把它们变成推敲过的形式是很重要的。各种媒介的实感是不同的,我至今还特别喜欢书这种以物质存在的形式。

人们对设计这一词语的理解与运用存在着很大差距,不知道该从哪入手。而人活着形成环境,其中所积蓄的睿智就是设计。设计是让人认识到一些事物本质的工作,可否认识到这一点,决定着对设计完全不同的理解。

我可能确实是在从事“精神”的设计,而非物质的创作。总之,将事物的特征、人们的交流、觉醒的契机和想法的来源,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带到社会中并保留下来,这才是我从事的工作。

所有的事都是连续不间断的,这很重要。帮助企业工作,也就是要考虑为什么这家企业在社会中存在,如何让它的这种价值恰当地表现出来。换句话说,就是帮助经理实现他的理想。如果这样想的话,就会看到有太多太多必须要做的事。

信息的力量,是要让对方的大脑转动起来,引起他们更大的兴趣,而不是只要被人接受或在脑中被消化就行了。要让人们一直对未知的、新鲜的东西保持兴趣,这是很重要的。我觉得这才是信息的传达。

“让人们了解”不是传达工作的目标。不是掌握了所提供的信息,“明白了”就完了。要让人们不安,心跳,产生新的求知欲,想尝试做些事情。总之让人们不要忘记,关键是要创造一种持续思考“这件事”的状态,让接收信息的人的脑子变得更加活跃。所以,不是把信息已知化,而是要让其未知化。

与其在学习和研究并存的时候,老师以学生跟不上的速度前进,倒不如让一般的学生都能跟得上,达到某一阶段后理解自然会加深很多,采取这种方式很重要。

我一直很重视语言,特别是母语。如果不能充分发挥母语的作用的话,像设计这样细腻的构思,是无法传达给别人的。我觉得丰富的词汇和把自己脑中的好点子恰当地解释出来的能力,才是沟通的基础。要从事设计师这个职业,就必须要成为一个解释的专家。

设计师这个职业的特征,就是要思考非常难解释的问题。思考至今没人想过的问题,向人们提出建议。设计师必须要考虑奇特的视觉效果和创意,并对如何才能顺利地把它们运用到广告、促销、活动中去,进行细致入微的说明。创意的好坏和真实性只有设计师才明白。作为新奇故事的创作者,就像作家写小说一样,按照一定的脉络,用语言向众多的人传达……为了让大家正确地理解自己的想法,最好随时准备好要使用的话语。

媒体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广告的方法必须要随之拓展才能发挥作用。但构思仍然是凭直觉。不过正因如此,解释的过程就必须是有逻辑的。比如,如果这样做的话就会变成这样,要建立起严谨的逻辑性。

猫的每根毛全都在有意识地生长着,所以能够形成整齐的猫毛。树也是,每片树叶为了多接收到一寸阳光,都在竭尽全力地生长,于是变得繁茂,树才显得美丽。设计也是同样的道理,我想做的就是像整齐的猫毛和繁茂的树叶那样的设计。

创意指的是细致地建构秩序,并不是说没有秩序,而是突然改变这种秩序。

就像是用感觉的丝线,把在空间中展开的蜘蛛网改变一样。或者是把带有肉眼看不到的、超细网眼儿的四方形橡胶布满整个空间,有意识地用手指拉伸或改变某个部位的形状,形成“空隙”。

不管在什么领域,独创性的构思都扎根于独创性的语言之中。总之,我们最好能够慢慢意识到这种形势:语言可以使头脑和感觉变得活跃起来。设计的创造性是和“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好的问题对应好的答案,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绞尽脑汁寻找的,是能够用设计解决的独特的“问题”。总之,重要的是如何提出好的问题。

自己发现自己的问题,并找出解决方法的这种能力,应该在大学这一充足的时间里培养出来。因此,即使没有从老师那里学到技术也没关系。因为我们不能学会所有的东西,所以在大学期间,自己必须要考虑应该学什么。

我最近经常使用“欲望的教育”这个词。虽然欲望和教育这两个词概念都有些模糊,但我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词来表达。整个社会都充满着欲望,这些欲望逐渐转化为有形物质,出现在世人面前,形成环境。因此如果我们想美化它的话,就必须先美化最初的欲望。

所谓的设计,不是为欲望煽风点火的,而是去触摸人们生存形成的环境中储藏着的人类睿智。设计不单是新鲜生动的,有时它类似于长者般的智慧。我想从事那种“以虚幻的形式,萃取设计中睿智部分”的工作。

设计思想是很重要的。设计能够使世界变得更加和谐、更加合理。设计从它的起源来讲是理想主义的思想。可埋头钻研思考的态度才是设计的本质。设计最初立足的视角就是:创造出世界需要的理性,以及使世界达到均衡的组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希望有尽可能多的人都能领悟到设计中的现实性。

要让一个质量很好但随处可见的商品得到好评可不是件简单的事,稍不注意就会卖不出去,最终从消费者的视野中消失。所以我们每年都会做一些改进,在这种避免陈旧,不断出新的变化中,包含着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想法,以及用这些想法来改造事物的意识。

精心地认识生活的每一个场景,也许是促使世界平衡的方法。和一样东西交往并不是简单的消费。只要认真地和它们交往,你自然会意识到该如何处理已经不能再使用的物件。

欲望的质量决定了文化的质量。在粗线条欲望的土地上,是无法生长精致的作物的,也无法结出美味的果实。也就是说无法产生令世界羡慕的洗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