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中药是否应退市?

文章给出的答案是肤浅且外行的馊主意,不过这个话题值得进一步思考。

作者:窗敲雨

有 17 人喜欢此条目

 是药三分毒,对含有朱砂与雄黄的中药制剂是否应该退出市场这一话题,专家们向来各执己见。有专家称其毒性大,呼吁将其直接禁用;但也有专家认为其疗效大于风险,不能因噎废食。

朱砂和雄黄主要成分分别是硫化汞和硫化砷,都是难溶于水的矿物,比起水溶性的汞盐和砷化合物来说,毒性小得多。有些中药材中总会混有一些可溶性汞、可溶性砷(可溶性砷包括三价砷与五价砷,雄黄的可溶性砷中约2/3为毒性较大的三价砷)的杂质,这些可溶解的部分能够被人体吸收,被认为是药效和毒性的主要来源。研究表明,每克朱砂中约含有几微克至几十微克可被人体吸收的汞,每克雄黄中约有几毫克。

现在一般依靠两种方法来减少这类中药的毒性。一种方法是在炮制方法上下工夫,采用水飞法来生产朱砂和雄黄的粉末(水飞法是指将药材加水研磨,研成粉末后再把水去除),以此减少可溶性汞、砷的含量。不过,这样做也未见得能保证安全。中药多是复方制剂,成分错综复杂,在实际情况下会有多少汞和砷化合物溶解出来很难说。

另一种方法是限制药物的用量。目前中国药典对朱砂和雄黄都有严格的用量限制。这样做也不十分保险,汞和砷在人体内都会蓄积,即使每日摄入不多,如果使用时间长仍可能造成中毒。虽然药典中也提示“不宜久服”,但对此没有明确的界定。

由此可见,这两个方法目前并没有很好地解决朱砂和雄黄的用药安全问题。那么,下一步我们应该选择对这两种中药成分进行更严格地控制,还是将它们直接逐出市场?

毒性大、副作用多,这在药物界并不是罕见现象,也不是将药物逐出市场的标准。一种有毒的药是去是留,需要权衡利弊决定。如果这种药物治疗的是重大疾病,疗效非常好,而且没有更安全的药物可以替代,那么即使毒性大一些也可以继续使用。对这样的药物,如果一味关注安全性而将其禁止,使病患得不到治疗,就真是因噎废食了。不过,这样的药物在使用中需要严格控制用法用量。而如果药物疗效不确定,或是有更好的药物可用,即使风险并不是很大,也没必要冒险继续使用。

在西方也有过将有毒的重金属盐广泛用于治疗的历史,例如用吐酒石(酒石酸锑钾)来为患者退热。在那个缺乏药物的时代,这种治疗不失为一种可接受的选择。然而,随着医药科技的发展,出现了更安全的退热药阿司匹林,吐酒石就退出了退热药的舞台。

具体到此次讨论的这两种药物,朱砂在药典中记载的功效是“清心镇静,安神解毒”,在临床上主要用于镇静和抗惊厥(小儿惊风)。且不论朱砂疗效如何,临床上本身就有更为安全有效的镇静药可以替代它(比如安定),价格也很便宜。而雄黄的功效是“解毒杀虫,燥湿祛痰,截疟”,用于治疗脓肿、疟疾和各种炎症。与朱砂相同,雄黄是否疗效卓越很不好说,而且它的这些功效没有一个是“独门绝技”,无论是从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的角度来看,都有更安全的药物可以替代。

由此可见,不使用朱砂和雄黄并不会给临床治疗带来多大损失,比起花费大量精力研究如何安全使用它们,不再使用确实是更经济的方法,也彻底杜绝了安全隐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