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及其与中国新疆的关系

作者:厉声

前  言

哈萨克斯坦位于欧亚大陆腹地,是15世纪哈萨克汗国建立后人们对中亚锡尔河以北至南西伯利亚、巴尔喀什湖至里海,这一以哈萨克人游牧为主的草原丘陵地带的称呼。历史上这里是哈萨克汗国和近现代哈萨克民族的发祥、生息、繁衍之地。19世纪20年代俄国兼并哈萨克斯坦后,当地被划分成为几个俄罗斯的边疆总督区或行省。十月革命后,建立了属于俄罗斯联邦的吉尔吉斯(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1924年中亚民族划界时,将中亚南部土尔克斯坦自治共和国境内的锡尔达里亚和谢米列奇(七河省)等哈萨克人较为集中的住牧区并人吉尔吉斯(哈萨克)自治共和国,次年更名为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1936年12月,改称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1991年2月独立,建立哈萨克斯坦共和国。

与其相邻的中国新疆古称西域,自前60年中原汉朝设立西域都护府,西域即为中国所属。1759年清朝统一天山南北后称西域新疆或新疆;1884年建省,1955年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面积为271.73万平方公里,中国新疆的面积为165万平方公里,双方有1140公里的共同边界,历史上这两个地区有着密切的相互关系。本书即是基于此,在叙述哈萨克民族和哈萨克斯坦历史发展的同时,研究其与中国新疆的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关系发展史。

本书涉及的时间范围较长,自15世纪上半叶白帐汗国解体、蒙几儿也先不花汗与哈萨克克烈汗和贾尼别克汗结盟,并向后者划拨游牧领地,哈萨克汗国建立、近现代哈萨克民族形成,至20世纪中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新中国建立止,前后达五百余年。由于是在不同的地域和国度,哈萨克斯坦与相邻中国新疆各有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哈萨克斯坦讲,先后经历了哈萨克汗国、三玉兹分立、清朝藩属外邦、俄属哈萨克斯坦、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等不同历史时期;而作为中国的组成部分新疆,先后经历了察合台后裔蒙冗儿汗国、卫拉特准噶尔汗国、清总统伊犁等处将军、清末及民国新疆省等不同历史阶段。由此又决定了长达五百多年双边关系的性质有所变化,先后经历了独立汗国政权与中国西北部割据政权之间关系时期(15世纪一1759年)、藩属外邦(中玉兹、大玉兹)与宗主国关系时期(1759年一1822年)、国家关系之下的边疆地方关系时期(1822年一1949年)三个历史阶段;在第三个历史阶段中又可再分为中俄两属边疆地方关系时期(1822年一1917年)、中苏两属边疆地方关系时期(1917年一1949年)。本书叙述的下限截至于1949年,这是因为随着新中国的建立,新疆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发展纪元。作为中苏关系的组成部分,新疆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关系也进人了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此外,在1822年以后国家关系之下的边疆地方关系时期,新疆与哈萨克斯坦的关系实际上受到同期中俄、中苏关系的制约,成为中俄关系和中苏关系的组成部分。双方毗连的地缘关系成为两国实施外交政治和经济交往依凭的条件。研究这一时期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新疆关系,有必要在叙述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地缘人文社会关系的同时,把握好国家关系在其中的制约作用。

如同我在其他相关历史著述中所持的撰写方针一样,本书的宗旨仍然是尊重史实,分清是非,贯通历史,总结规律。历史就是历史,她是一个以往的客观发展过程。我们在研究和撰写时,应当尊重历史发展的实际,反映历史发展的真相;同时,历史研究又不能脱离现实政治,即研究者应对所研究的对象有基本的是非观念。例如,本书对清与哈萨克松散的宗藩关系作了重点叙述,那个时期双边关系历史的发展就是如此,重点叙述只是为了尊重史实,决不是索要历史的权力;同样,在研究和叙述近代俄属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新疆的关系时,不能回避沙俄对新疆侵略扩张的史实。本书谴责了俄国在兼并哈萨克斯坦后,进而依凭哈萨克斯坦向毗邻的中国新疆施行扩张蚕食的行径,谴责的目的是为了分清历史是非,吸取教训;摒弃前嫌,着眼未来,决不是要纠缠或清算历史的旧账。本书遵照上述宗旨,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哈萨克汗国、哈萨克民族的建立与形成,对清与哈萨克松散的宗藩关系,对中俄、中苏关系制约下的哈萨克斯坦与新疆的关系等做了力所能及的探讨。

在哈萨克汗国的建立与哈萨克民族形成的时间上,本书认为两者同时起步,但汗国的建立在先;哈萨克民族的形成恰恰是在白帐汗国解体后中亚的又一次民族融合的高潮中,在已经建立并迅速发展的哈萨克汗国的聚合力下而完成的,最终形成了近现代哈萨克民族。因此,对于哈萨克民族族源的定义,应该是指该民族形成时期其内部的各种民族结构成分,而不必追溯到远古的民族起源。所以本书在叙述哈萨克民族形成时没有使用哈萨克族族源,而是使用了哈萨克民族来源的构成;确切地讲,就是指近现代哈萨克民族形成时,构成其内部的各种部族或民族的成分;他们与哈萨克民族形成的关系只是显示哈萨克民族形成时各自占有一定的成分,或具有某种融合关系,而并非全部的继承。因为这些部族或民族同时也在不同程度上是中亚及周围其他民族的构成部分。例如,参与哈萨克民族构成的康居在唐代形成以中亚撤玛尔干为中心的康国,此后其更多的成分是参与了中亚河中农业区的民族融合与民族构成。而参与哈萨克民族构成的突厥葛逻禄部,在近现代乌兹别克民族的构成中占有更重要的地位。融合多种民族成分的蒙古钦察(克普恰克)部除部分参与近现代哈萨克民族构成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参与了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巴什基尔、塔塔尔、土库曼、诺盖等中亚民族的融合与构成。可见,构成近现代哈萨克民族的诸多古代民族或部族大多有自己的起源、发展及解体、融合的历史。近现代哈萨克民族的起源的研究应大致限定在该民族形成之时的内部各参与构成民族或部族的组合关系上,不应将近现代哈萨克民族的起源与构成其内部古代各部族或民族的起源等同或混为一谈。再如,虽然汉代乌孙、突厥时期的葛逻禄与近现代哈萨克民族的构成有一定的关系,但有的著述却将这前后有着完全不同定义和内容的历史混淆叙述,以“哈萨克祖先”“突厥时期的哈萨克”替代对乌孙、葛逻禄的称呼,由此引起的一些混乱至今尚未完全理清。

哈萨克汗国兴起后,除了与同宗乌兹别克汗国的恩恩怨怨之外,在周邻最先遇到的强大对手是中国西域的蒙古准噶尔汗国。这两个以游牧为生的新兴汗国在初期的相互关系中既有和平交往,也有游牧纠纷或战争冲突。17世纪90年代,两个游牧汗国又先后受到性质不同的外部压力。1680年到1682年,哈萨克领地受到向东方扩张的俄国势力的压力,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1688年,准噶尔汗国大举进攻喀尔喀蒙古,由此引发了与清王朝的战争。

两个游牧汗国所受到外部压力的起因和结局截然不同。1697年,清王朝在战争对抗中取得胜利,失败的准噶尔汗国调整了与清王朝的关系,政治上遣使入贡,经济上互市贸易;对内则采取了休生养息的政策。数年后实力恢复,又与清王朝处于对抗中。1733年光显寺(又称额尔德尼昭)之役准噶尔复遭惨败,遂与清议定游牧分界,各安其守。同期,俄国以堡垒线政策不断向哈萨克施加军事压力,又利用两汗国之间的宿怨,以支持哈萨克人抗击准噶尔人为饵食,诱迫哈萨克各玉兹宣誓效忠于俄国。1731年11月,与俄国毗连的哈萨克小玉兹阿布勒海尔汗不顾多数人的反对,最先宣誓效忠于女皇,加入了俄国国籍。这种宣誓臣服尽管有表面上自愿的形式,但实际上是自彼得大帝以来,俄国以武力为后盾多方诱迫哈萨克人归属俄国,进而兼并哈萨克草原这一长期政策实施的结果;同时又有18世纪20年代以后哈萨克汗国分裂并不断遭受周邻国家或部族侵袭冲突压力这一特定的历史环境。同样的背景也使中玉兹阿布勒班毕特汗和阿布资苏丹于1740年宣誓效忠于俄国。

如本书第四章所述,在游牧民族的历史上,一个民族或部族臣服于另一个比自己势力强的民族和部族是常有的事。臣服关系往往只是一种暂时退却的手段,随着各方势力的消长,臣服关系会经常发生变化。对于宣誓效忠女皇、臣服于俄国,哈萨克人也只是从传统的观念来理解和看待与俄国的这种新关系,即他们只是在形势所迫下对俄国屈服称臣,是在一定条件下的暂时退却。所以他们并不十分看重这种臣服关系,并把这种暂时退却的手段运用于后来与准噶尔汗国的关系中。1741年,中玉兹又被迫向准噶尔汗国称臣服属,遣子入质。

1755年,清王朝出兵统一西域。握有实权的中玉兹阿布赉苏丹试图乘间渔利,插手中国西域内部事务。及至清军平定阿睦尔撒纳,兵临中玉兹帐下,阿布赉又向清王朝请求臣服归属。1757年8月,中玉兹使者至北京,呈递表文,正式归属于清王朝;次年10月,大玉兹也呈表归附清王朝。在某种程度上。中玉兹归附于清王朝与前宣誓效忠于俄国女皇有着迫于外部压力的共同背景,但清政府对哈萨克则采取了与俄国截然不同的政策。归纳起来可以概括为:归斯受之,羁縻服属,仍依旧俗,各安游牧。用今天的话讲,即尊重哈萨克人的意愿和内部事务。在此基础上双方建立了一种宽松的宗藩关系,并给哈萨克人以各种优惠。这种宽松的宗藩关系有利于哈萨克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维护哈萨克人自主的地位。因此,哈萨克归附于清,并与清王朝建立藩属外邦关系,对于中玉兹和大玉兹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其标志是哈萨克斯坦东部自此保持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与安定。

早在1722年,俄国彼得大帝曾预见性地指出:“吉尔吉斯哈萨克乃是(俄国)通往亚洲各国和各地的关键和门户。”此后整整一个世纪,俄国都在坚定地执行着兼并哈萨克草原的政策。1822年,《西西伯利亚吉尔吉斯人条例》颁布,俄国终于达到了预期的兼并目标。此后至1917年十月革命的又一个近百年中,哈萨克斯坦在俄国的殖民统治下缓慢地向前挪动发展。在此期间,一方面,哈萨克人民饱受着殖民统治和掠夺的苦难;另一方面,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俄国和东方相比确实是进步的……俄国的统治……对于黑海、里海和中亚细亚,对于巴什基里亚和鞑靼人,都是有文明作用的。”从社会经济发展讲,俄国的殖民统治又自觉或不自觉地将一些欧洲文明带入了哈萨克斯坦。在某种程度上确如前苏联的一些史学家所说:归并于俄国促进了哈萨克斯坦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同时本书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发展中包含有俄国依凭哈萨克斯坦向中国新疆蚕食扩张的内容。在被沙俄割占的五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西北边疆的领土中,不乏大片的优良草场和耕地。

近代以来,新疆长期处于闭塞落后、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清王朝的治理下,外有俄英列强和中亚浩罕的扩张蚕食,内有天山南北各族人民的反抗斗争,社会动荡,经济停滞。及至新疆建省,始逐步恢复元气。而此时俄国已在哈萨克斯坦有计划地展开以移民经济为主的殖民开发。这一时期,俄国在新疆实施政治与经济扩张齐头并进的政策,在通过单方面设立的驻新疆五处领事馆及遍布城乡的商约、乡约控制和干预新疆地方政治的同时,仍依凭哈萨克斯坦大力开展对新疆的不平等贸易,倾销俄国商品,掠取当地土产原料,给近代新疆社会经济的发展深深地打上了半殖民地烙印。

有关近代俄国对新疆的侵略扩张,早在二十多年前沙俄侵华史研究中已有系统的研究和论述。1986年中苏国家关系缓和后,全面的中俄关系史研究取代了沙俄侵华史研究。90年代初前苏联解体后,有关历史上沙俄侵华的研究更趋低落。近年,中国又分别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就历史上边界争端达成协议,解决了绝大部分边界问题;中、俄、哈、吉、塔五国还通过了边境裁军协定,建立了边境地区军事领域信任与合作的崭新关系;在此基础上,中俄建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然而,本书却对近代俄国对新疆的侵略扩张仍旧事重提,其中原因除遵循前述本书撰写宗旨尊重史实、分清是非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时至今日有部分俄罗斯学者仍拘泥于中苏对立时期前苏联方面的观点不能自拔,仍在误导舆论,甚至刺激民族情绪。近期出版的一套大部头的中俄(苏)关系史丛书《20世纪的俄罗斯与中国·两大民族及其领袖》(尤·米。加列诺维奇著,莫斯科 1998年版,汉译本,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版)是其中的代表作。这套丛书重点研究和叙述了19世纪末至1997年中国江泽民主席访问美国,中、美、俄三角关系建立,近一个世纪的中俄(苏)关系历史。尽管丛书在史料的运用上有所突破、在结构和一些观点上有所创新、在一些具体分析和讨论时力求客观,但初阅之后感到,该书对历史上中俄关系发展变化的主要观点不仅仍停留于前中苏对立时期,且更带有政治和感情色彩。

此外,在当前部分哈萨克斯坦学者中,对历史上哈萨克汗国与清王朝的关系及俄属哈萨克斯坦与新疆关系的认识也有所变化。一方面,他们承认哈萨克汗国曾归附于中国清王朝,认为这种松散的宗藩关系有助于哈萨克人抵制俄国的兼并;同时,他们又对俄国兼并哈萨克斯坦后,依凭哈萨克斯坦继续向中国新疆扩张蚕食,进而割占中国西部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历史史实难以接受,更不愿今天人们再去议论或提及这一段历史。有的学者甚至提出应取消中国中学生教科书中有关这一段历史的叙述,认为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已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为什么中国还要在中学生的教科书中保留历史上俄国曾割占了中国西部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内容呢?

鉴于上述部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学者对历史上中俄关系发展的观点,本书中旧事重提,对近代历史上沙俄向中国西部扩张蚕食和割占五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行径给予谴责,以分清历史是非,显然是很有必要的。

十月革命后,苏联仍然借助哈萨克斯坦发展着与中国新疆的特殊关系。盛世才执政后,苏联曾一度全力支持新疆的社会经济发展建设,为闭塞的中国西北边疆社会带来了几分现代文明生产气息。当然,其中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营造一个稳定而亲苏的中国地方政权,使新疆成为苏联中部地段与侵华日本军事力量及美国支持的中国内地国民党势力之间的缓冲地带,有时不惜直接插手干涉新疆内部事务,甚至以军事介入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目的。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代苏联与中国、哈萨克斯坦与新疆双边关系的历史发展就是如此,我们既要如实地反映历史,也不能以今天的观念或行为准则去苛求前人。

有关哈萨克斯坦发展的历史和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新疆相互关系的历史,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的著作;而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建立后,又一直很重视国家历史发展的研究,并将 1998年定为历史年。所以,撰写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新疆双边关系的历史,在今天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同时也带有一定的尝试性,而这种尝试性在许多方面又是建立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书在资料的占有上、在一些问题的叙述和一些带有结论性的评议中,程度不同地存在着疏漏、不足或不妥之处,敬请同仁及读者指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