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突厥主义”和中亚民族共和国的建立

张娜

1917年二月革命后,随着君主政体在中亚的灭亡,中亚当地民族的一些政治精英人物加紧在中亚地区进行“泛突厥主义”活动。这些“泛突厥主义 ”分子打着“同为突厥人”的旗号,积极实施包括突厥斯坦边区、草原边区以及布哈拉和希瓦在内的“大突厥斯坦”方案,并在“扎吉德”运动基础上成立了“舒拉伊-伊-伊斯兰”(KIypaH-H-HC/IaM)政治组织。俄国二月革命后,“舒拉伊-伊-伊斯兰”出现了分裂,其中一部分人与苏维埃政权合作,一部分人则加入反对苏维埃政权的“巴斯马奇”运动。

1917年春天,“舒拉伊-伊-伊斯兰”在塔什干召开了第一次全突厥斯坦穆斯林代表大会,并成立了与临时政府机关突厥斯坦委员会并行的突厥斯坦边区穆斯林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哈萨克人M·乔卡耶夫(M.qoxaeB)和鞑靼-巴什基尔人A·瓦利基 (A,BanHmH)领导,他们提出了“突厥斯坦属于突厥人”的口号,并出版了《纳若特》、《肯加什》两份报纸作为宣传工具。同年夏天,随着“扎吉德”运动分子与神职人员的分裂,一部分神职人员离开了 “舒拉伊-伊-伊斯兰”,与追随者一起成立了新的党派“舒洛伊-乌拉莫”(my-port-YnaMo,即“神职人员协会”)。这个党派代表着当地一部分比较保守的精英分子,他们的伊斯兰倾向要比民族主义倾向更强一些。该党派的领导人是哈萨克人C·拉宾(C.))。该党派出版了《阿尔-伊佐赫》杂志作为宣传工具。

1917年9月10—11日,由“舒拉伊-伊-伊斯兰”倡议,召开了第二次全突厥斯坦穆斯林代表大会,会议强调突厥斯坦边区穆斯林委员会是代表所有穆斯林居民并保护其利益的全穆斯林合法机构。同年9月17—20日,“舒拉伊-伊-伊斯兰”与“舒洛伊-乌拉莫”召开了突厥斯坦和哈萨克穆斯林代表大会。在经过长时间、激烈的争论之后,“舒拉伊-伊-伊斯兰”与“舒洛伊-乌拉莫”最终达成妥协并通过决议,成立了突厥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联合政党 “穆斯林联盟”。该会议还决定建立隶属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突厥斯坦联邦共和国”。

1917年11月初突厥斯坦委员会被解除权力,布尔什维克党在工人、士兵和农民代表苏维埃的基础上成立了“突厥斯坦边区人民委员会”。同年,当地的民族主义分子在浩罕召开了突厥斯坦边区穆斯林委员会非常代表大会,决定成立突厥斯坦自治共和国临时政府,通常称为“浩罕自治政府”。在这次非常代表大会的文件中着重强调了新政权的全突厥斯坦性质。然而,“浩罕自治政府”并没有存在多久。1918年1月19—26日,布尔什维克党召开了第四次突厥斯坦边区委员会非常代表大会,宣布“浩罕自治政府”为非法政府。

1918—1919年,中亚地区陷入了严重的内讧之中,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已居次要地位。1920年1月,哈萨克人T·雷斯库洛夫 (T.PbIcKynoB)当选为突厥斯坦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同年5月,T·雷斯库洛夫及其他领导人提出了《俄罗斯联邦突厥斯坦苏维埃自治共和国条例》草案,提议建立“突厥苏维埃共和国”或“突厥民族共和国”,成立了“突厥共产党”。该草案实质上就是“大突厥斯坦”方案。他认为,就其民族成分等情况而言,突厥斯坦是操突厥语民族的共和国。T·雷斯库洛夫提出:为了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族际联合,要通过共产主义宣传来实施这样一种方案,即取消将操突厥语民族按名称划分成鞑靼人、吉尔吉斯人、巴什基尔人、乌兹别克人等的传统民族分类,不再建立小的独立共和国,而是将各民族联合在突厥斯坦苏维埃自治共和国周围,以团结和吸引没有成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组成部分的其他操突厥语的民族。

俄共(布)中央对这个草案非常不满,认为在一个辽阔、富饶的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存在着其退出统一的苏维埃联邦国家的危险。莫斯科随后派来的以伏龙芝为首的突厥斯坦工作委员会推翻了该草案,与“泛突厥主义”相对立的将突厥斯坦按民族地域划分的方案就在此时出炉。1920年3月,俄共 (布)中央委员会和俄罗斯联邦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了新的有关突厥斯坦实行自治的决议。该决议指出,突厥斯坦是居住在那里的主要民族即土库曼人、乌兹别克人、吉尔吉斯人(实指哈萨克人)的共和国,该共和国内应设有按民族集团、经济和日常生活方式划分的州。

1921年布哈拉苏维埃人民共和国通过了共和国宪法。由A·毛希丁诺夫(A.MyXHTIHHOB)领导全布哈拉革命委员会,φ·霍贾耶夫 (φ.XoIaeB)领导政府,二人属于布哈拉“扎吉德”运动左翼集团。布哈拉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政府内还包括“扎吉德”运动的其他许多重要成员,这些人开始公开仿效土耳其进行改革:共和国内的公文处理都转用突厥语文,还引进土耳其的“文化纲要”等。这样,土耳其和鞑靼一巴什基尔政治家在新布哈拉政府的活动中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从而使该布哈拉政府成为推崇泛突厥主义的新的中心。当时,大力宣传“泛突厥主义”思想的、青年土耳其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恩维尔-巴沙(HBep—Hama)就曾经写道:“突厥斯坦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另一个国家,我的先辈们都是出自突厥斯坦。突厥斯坦人血脉里流淌着的血液是和我们一样的。”与此同时,与布尔什维克在1919—1920年合作过的A·瓦利基也离开了布尔什维克队伍,并来到中亚。他在“统一突厥”的旗帜下进行活动。在他的积极倡导下,成立了“突厥斯坦民族联盟”(亦称“突厥斯坦民族联邦”)。在该民族联盟的纲要中,公开提出了“泛突厥主义”的思想。

布尔什维克党认为,要想彻底摧毁“泛突厥主义”,就要消除泛突厥主义分子试图建立“突厥民族一国家”的幻想,而首要的工作就是要对中亚的突厥语民族进行划分,进而分割突厥斯坦共和国。

突厥语国家(深蓝色)和地区

泛突厥主义是由十九世纪的鞑靼知识份子萌发的,与图兰主义相似。图兰低地是在伊朗的东北,咸海以东、以南的一块平原。传说这里是一切突厥人的发源地。他们指图兰是突厥人的后代。曾有一阵子,土耳其帝国为缩小与欧洲臣民的差距,提出图兰雅利安人的说法,就是指突厥人是图兰人后人。图兰这名称是匈牙利人提出,但范围更大,包括蒙古、芬兰。泛突厥主义是用来抵抗泛斯拉夫主义,主张通过教育和文化自治,团结使用突厥语的民族,复兴突厥民族。在帝俄时代,鞑靼人受到大迫害。当时在欧洲也兴起了民族主义浪潮,这极大地刺激了鞑靼知识分子(图兰是指乌拉尔-阿尔泰民族)。想在政治、文化、语言上统一突厥语民族。

最早的泛突厥主义在1804年由一个鞑靼神学家库萨维提出,呼吁伊斯兰教的现代化建设,这是扎吉德运动。1843年开始了世俗教育改革,1880年代,在伏尔加河,发展了新伊斯兰运动。泛突厥主义者认为由土耳其到阿尔泰山有一突厥带,生活很多突厥人。

俄国境内的鞑靼民族知识分子利用文化认同意识,激发民族主义的团聚力,通过教育和语言改革,试图将操突厥语的各民族团结成为一个统一的“突厥民族”,以抵制沙俄政府。沙俄鞑靼人易司马仪·哈斯皮拉里于1883年明确提出:俄罗斯的突厥人应该“在语言上,在思想上和在行动上联合起来”,他是泛突厥主义之父。其继承人尤素福·阿克楚热提出把所有突厥民族合并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而在土耳其,有一重要人物则亚·阔科阿尔甫(蓝色战士),写了一本书,名为《突厥主义原理》,提出突厥主义的三阶段,第一阶段统一操乌古斯语支的土耳其人,土库曼人,阿塞拜疆人,第二阶段是操钦察语支的突厥民族,远期理想是图兰。1908年,青年土耳其党人尝试建立一个突厥人帝国,取代在欧洲的失地。1917年十月革命后,哈斯皮里等流亡土耳其。于是,“泛突厥主义”被一些奥斯曼帝国的知识分子接手,改变成恢复奥斯曼帝国昔日强大辉煌的民族复兴运动的精神支柱,并向世界传播。其中一个特别提倡泛突厥主义的人物是安瓦尔·帕夏,奥斯曼的战争部长和署理总司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成为在中亚发生的巴斯马奇起义的领导者之一,反抗俄罗斯帝国和苏联的统治。

在苏联时代与凯末尔时代,泛突厥主义受压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又被提出,纳粹党人阿尔弗雷德·罗森堡曾经想在中亚设一突厥斯坦区,分割苏联。

泛突厥主义在中国新疆有一定影响,泛突厥主义者一直称新疆为东突厥斯坦。

现时许多新的泛突厥主义者把注意力集中于建立一个经济一体化的突厥联盟,由各个突厥裔人国家组成,希望形成一个类似欧盟的经济及政治联盟。2000年,土耳其主管中亚经贸事务的部长提出仿效阿拉伯联盟体制建立一个突厥国家联盟,受到俄罗斯的严重警告和反对。

以色列一位政治学家说:泛突厥主义有文化与政治二种,政治上失败了,但文化上仍在进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